FC2ブログ

*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那时江湖(2) BY深圳刀声

  二、 三角关系下的九阳世界
  
   两雕“东西南北中”的江湖格局,靠的是个人天才,所以东邪、西毒并没有庞大的团队基础,也能成为领袖武林的绝顶人物。而倚天的江湖格局,已经从“能人江湖”转变成了“团队江湖”。江湖的重要力量,均是以门派帮会的形式出现,个人的能力明显被弱化了。
  ——“那人哼了一声,道:‘你是个傻瓜,不会用脑子。殷野王是殷天正的甚么人?’张无忌道:‘他们两位是父子之亲。’那人道:‘白眉鹰王和青翼蝠王的武功谁高?’张无忌道:‘我不知道。请问前辈,是谁高啊?’那人道:‘各有所长,两人谁的势力大些?’张无忌道:‘鹰王是天鹰教教主,想必是势力大些。’那人道:‘不错,因此韦一笑捉了殷天正的孙女,那是奇货可居,不肯就还的,他想要挟殷天正就范。’”
  ——“灭绝师太和殷梨亭都暗暗心惊。殷梨亭问宋青书道:‘这些人干么不动手?’宋青书摇头道:‘想不通。’蛛儿突然冷笑道:‘那有甚么想不通?再明白也没有了。’宋青书脸一红,默然不语。灭绝师太想要开口相询,但终于忍住。殷梨亭道:‘还请姑娘指点。’蛛儿道:‘那三队人是天鹰教的。天鹰教虽是明教的旁支,但向来和五行旗不睦,你们若把五行旗杀光了,天鹰教反而会暗暗欢喜。殷天正说不定便能当上明教的教主啦。’”
   以上两段话清楚的表明,人数、势力已经成为倚天江湖的重要基础,武功开始变得并不那么重要。所以,在张无忌传明教教主之位给杨逍后,武功高强的杨逍,却输给了掌握更多教众资源但武功低微的朱元璋。在倚天的江湖里,一个成功人士,背后必然有一个强大的团队作为支撑。多股不同势力的相互博弈,构成了倚天的江湖。所以,倚天的江湖不但是各股大势力之间的较量,也是组成这些势力的人之间的恩怨。因此,比之两雕更加复杂。
   从大的方面来讲,倚天江湖由魔教(明教、天鹰教等)、正派(六大派、丐帮等)和朝廷三股大的势力组成,它们之间的博弈和较量,构成了江湖的大趋势、大方向。而其他的争斗,基本都是涵盖在三股大势力的博弈之下的。这个大的三角关系,决定了倚天江湖的走向。而在正派的内部,又存在少林、武当、峨嵋三支九阳功系的力量的明争暗斗。它们三派的较量,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正派(尤其是六大派)的走向。
   除了上述大的江湖关系外,倚天还存在诸多引起江湖恩仇的小的三角关系:阳顶天、阳夫人、成昆之间的三角关系引发了正派和魔教之间长达数十年的争斗与杀戮,杨逍、纪晓芙、殷梨亭之间的三角关系让武当、峨嵋与明教对立,范遥、黛绮丝、韩千叶的三角关系则诱发了明教内部的分化。另外,张无忌的感情纠纷其实主要来自于两个三角:周芷若、张无忌、赵敏与宋青书、周芷若、张无忌。此外还有班淑娴、何太冲与五姑之间的纠缠,武青婴、卫璧、朱九真之间的争风吃醋。其实,张君宝、郭襄、何足道之间,也有那么一点朦胧的三角味道。这些三角关系,成为九阳世界重要的组成部分。

1、明教、正派与朝廷

   倚天的主体故事发生在元朝(1271年-1368年)中后期(1336年-1358年),此时的元朝已气数殆尽,各种形式的起义此起彼伏,蒙古人的统治岌岌可危。体现在倚天的江湖里,就是不仅明教这样的准军事化组织(后期已经军事化)明里暗里都在反抗朝廷,武当、峨嵋等非军事化门派,也萌生了“驱除鞑子”的心理。暴民顺民都被推倒了朝廷的对立面。在此情况下,统治阶层中的一些有识之士,如汝阳王,已意识到了危机,所以一方面重金招揽武林人士,让其与中原武林对抗,另一方面则想方设法挑拨正派与明教的关系,引起中原武林的自相残杀。因此,明教、正派和朝廷就构成了倚天江湖的主要力量。

   这三者的关系是很复杂的,时而合纵,时而连横,时而又互残。
   先说明教。阳顶天执掌明教后,明教完成了从较严密的宗教组织向准军事化反政府武装的转变,确立了“反元”的宗旨,五行旗已经成为颇具战斗力的准军队,而旗下的教众不时有人揭竿而起。明教,已经成为朝廷的一个心腹之患。从某种意义上讲,明教和朝廷的对立与对抗,实际上代表了汉人和蒙古人之间的民族斗争。明教“驱除鞑子”,其实和正派人士的目标一致,彼此是“同志”。但令人不解的是,他们在正派的眼里却变成了“魔教”和妖孽,成为正派人士不齿和杀之而后快的对象。不能不说,这是明教“抗战”工作的失败,不但没做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反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那么,好端端的一支“抗日队伍”,怎么就变成了“汉奸”了呢?大胆猜测,肯定是朝廷从中做了手脚,从“宣传”上误导了正派人士,硬生生的将明教这支“抗日队伍”扭曲为“土匪汉奸”与妖孽。书中没有说朝廷是如何抹明教的,但从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殷天正力竭后明教众人准备集体杀身的那段描述,可以看出端倪:
   ——当此之际,明教和天鹰教教众俱知今日大数已尽,众教徒一齐挣扎爬起,除了身受重伤无法动弹者之外,各人盘膝而坐,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状,跟着杨逍念诵明教的经文:“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明教自杨逍、韦一笑、说不得诸人之下,天鹰教自李天垣以下,直至厨工伕役,个个神态庄严,丝毫不以身死教灭为惧。(摘自《倚天屠龙记》)
   从明教众教徒临死前的表现(众教徒一齐挣扎爬起,除了身受重伤无法动弹者之外,各人盘膝而坐,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状)以及所念经文的一些内容(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可以看出,明教教徒的死法与常人是不同的,不但有与众不同的固定姿势(盘膝而坐,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状),还可能是自焚而死。这样的死法别说那个年代,就是放到现在,也会被人视为邪教和“邪魔外道”。只要有人在其死法上稍加渲染,就能轻而易举的将明教和“邪教”、“妖魔”联系起来。如果再进一步发挥,“魔教”就不可避免的成为人见人怕的妖孽。(宣传的力量,一大如斯)
   不过,我始终不相信“只识弯弓射大雕”的蒙古人能想到这么做,所以我首先想到的是成昆,他有充足的理由和智慧那样做。在倚天里,似乎也是近几十年才有魔教一词,正派人士才视之如寇仇、不灭不快。(成昆在回忆阳顶天和他师妹的关系时,说阳顶天是“当上明教教主”,说的是“明教”而不是魔教。可见数十年前,明教还没有被抹为“魔教”)
   当然,朝廷并不是总使软的,汝阳王府所养的武林高手,就是用来和中原武林硬碰硬的。早在屠龙刀初次现于倚天江湖之时,朝廷的武林死士就参与了争夺。朝廷生怕有人拿着屠龙刀“号令天下,不敢莫从”,以之对抗朝廷。而对于屠龙刀以及其他江湖之事,朝廷也一直密切关注,所以才会在十年后张翠山甫一回到中原,就展开行动,计擒张无忌,以逼出屠龙刀的下落。对于中原武林人士,朝廷不但软硬兼施,而且无所不用其极。
   而倚天的正派武林人士,很容易让人想到“不明真相的群众”一词。如果那时候有这个说法的话,无论是朝廷还是明教,以之用来形容正派那批人都是再合适不过的。让人痛心的是,连张三丰那样的高人,也在“不明真相的群众”之列。整个“正派武林”被成昆、朝廷玩来玩去,居然没有一个人看出来。真是很“不明真相”啊。
   当然,倚天江湖里的正派人士其实并不那么正派,宵小之徒却比比皆是。比如昆仑派的蒋涛和高则成,就不那么正派,也没什么风度。比之更不如的还有简捷、薛公远之流,不但没风度,还恩将仇报、吞噬同类。如果说蒋高二人为殷素素争风吃醋是人之常情(哪个男人不爱美女),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简捷、薛公远的恩将仇报就不可饶恕了。与之相比,明教的徐达、常遇春等,见义勇为、铁骨铮铮,则足可称神了。
   以少林、武当为首的正派,是相对于魔教(明教)而言的,是十分松散的组织,也没有反抗暴政,救民于水火。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却能那么坦然的以正派自居。华山掌门鲜于通、昆仑掌门何太冲无一不是忘恩负义之徒,而崆峒五老更是口中说仁义、手里做奸淫之辈,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居然都心安理得的往脸上贴“正派”的标签。即便是少林派,所谓的高僧们在屠龙刀的诱惑之前,也不能免俗。正派这个词,还真是很讽刺。
   而各名门正派人士让人最不能饶恕的,是他们的智商。正派人士所谓的“魔教妖孽”,在行为上并非不讲道义,如杨逍比武胜了孤鸿子,不但不取对方的性命,还连倚天剑也不占为己有,而灭绝却一口咬定是杨逍使诈,马上将之定性为大魔头。明教的普通教众,如常遇春、徐达等,每个都铁骨铮铮,以“驱逐鞑奴,恢复汉室”为己任,更是行得端、走得正。正派人士凭什么就一口咬定人家是“妖魔”是坏人呢?而像谢逊冒成昆之名大肆杀戮一案,正派人士更是表现得幼稚之极,没有调查真相,也不追究谢逊杀人的动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报仇”。当然,到了后来更是为了屠龙刀。在倚天的江湖里,所谓的正派众人实际上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乌合之众,是被人玩弄的棋子。
   通过以上的分析不难看出,倚天江湖的三股势力,一股是有纲领的“反政府武装”,一股是掌权的朝廷及其门下死士,另一股是介于两者之间、有武力装备的打手。前两者是绝对的对立关系,第三者则在前两者之间摇摆,处于经常被利用的位置。


2、阳顶天、阳夫人、成昆
   阳顶天抢了成昆的女人,成昆给阳顶天戴了绿帽子,要了他的命,甚至还差一点让他付出了毕生心血的明教彻底破产。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上述三人之间的恩怨,决定了倚天江湖近50年的走向。
  从成昆口中我们得知,他和他师妹(阳夫人)不但青梅竹马,而且自小就有婚姻之约。但是阳顶天也一直喜欢上他师妹,在当上明教教主、威震天下之后,阳顶天强娶了他。如果成昆所言属实,那么这无疑是一场不公平的竞争。虽然在爱情争夺中败下阵来了,但成昆却参加了他们的婚礼。那时那刻,成昆一定在心里狠狠的唱:“你把我的女人带走,你也不会快乐很久,总有一天你也和我一样,感觉无辜无助无人同情的感受。”

   在这组三角关系中,虽然阳顶天和成昆都是强势的男人,但核心却是阳夫人。阳顶天和成昆都属于当世最了不起的江湖豪杰,能让这样的两个人死心塌地、不顾一切,我们不知道阳夫人有多了不起,但至少能推断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那阳夫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小说没有正面描写,所以我们无法找到现成的答案。但是,却能从一些关于阳夫人的看似简单的只言片语,还原阳夫人一个大概。
  ——我师妹和我两家乃是世交,两人从小便有婚姻之约,岂知阳顶天暗中也在私恋我师妹,待他当上明教教主,威震天下,我师妹的父母固是势利之辈,我师妹也心志不坚,竟尔嫁了他,可是她婚后并不见得快活,有时和我相会,不免要找一个极隐秘的所在。
  ——阳顶天对我这师妹事事依从,绝无半点违拗,她要去看看秘道,阳顶天虽然极不愿意,但经不起她的软求硬逼,终于带了她进去。自此之后,这光明顶的秘道,明教数百年最神圣庄严的圣地,便成为我和你们教主夫人私相幽会之地。
  ——我师妹怕我偷下毒手,不断向我告诫,倘若阳顶天被我害死,她决计饶不过我。她说她暗中和我私会,已是万分对不起丈夫,我若再起毒心,那是天理不容。
  ——我正想说些甚么话来开导劝解,她忽然指着我身后,喝道:‘甚么人?’我急忙回头,不见半个人影。再回过头来时,只见她胸口插了一柄匕首,已然自杀身死。
  ——小昭道:“我说都是阳夫人不好。她若是心中一直有着成昆这个人,原不该嫁阳教主,既已嫁了阳教主,便不该再和成昆私会。”
  ——哪知黛绮丝对任何男子都是冷若冰霜,丝毫不假辞色,不论是谁对她稍露情意,便被她痛斥一顿,令那人羞愧无地,难以下台。我师姑阳夫人有意撮合,想要她与范遥结为夫妻。黛绮丝一口拒绝,说到后来,她竟当众横剑自誓,说道她是决计不嫁人的,如要逼她婚嫁,她宁死不屈。
   从上面这些文字,我们至少可以退出阳夫人的五个特征。
   阳夫人的第一个特征,无疑是“心志不坚”。这是成昆对她的评价,她的所作所为也印证了这一点。所以,阳夫人嫁给阳教主后把持不住。但即便嫁给了成昆,可能也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只是被戴绿帽子的人天变成了成昆,那个给成昆戴绿帽子的变成了X君而已。当然X君也有可能是阳顶天。所以,阳夫人婚后不快活是假,挡不住诱惑是真。挡不住诱惑的女人是很可怕的。因为世上的诱惑太多了,防不胜防。
   阳夫人的第二个特征,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似乎和心志不坚是孪生兄弟。在嫁给阳顶天之前,阳夫人不但和成昆青梅竹马,而且还有了婚姻之约。她对成昆这个人应该是了解的,对于两人的前途也是可预期的。阳顶天虽然是明教教主,但从他对待韩千叶的态度以及他手下众人的气概来看,阳顶天绝对不是小人。换句话说,阳夫人如果不答应嫁给阳顶天,阳顶天可能会很痛苦,但绝不会来强的,或者干脆杀掉轻敌,因为那不是阳顶天这类人的风格,而且还会让心爱的人难过,从此恨上自己。在这两个人之间,阳夫人最终选择了阳顶天,抛开他人(如阳夫人父母)的影响,可以判断出此时的阳夫人想要的是权势和地位,但这些,未必就是她真正想要的,所以不久就“一枝红杏出墙来”了。
   阳夫人的第三个特征,是不知道什么是爱情。阳夫人虽然和成昆青梅竹马,但不代表他们就有爱情,或者是说感情很深。而阳夫人和阳顶天,虽然阳顶天与其认识的时间不如成昆长,但一直“暗恋”她,由此可见,最起码阳顶天是爱她的。尤其是结婚之后,阳顶天连明教的密道都肯带她进去,可见爱她之深。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阳夫人先背叛了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接着又背叛了深爱自己的丈夫。难怪小昭会说:“我说都是阳夫人不好。她若是心中一直有着成昆这个人,原不该嫁阳教主,既已嫁了阳教主,便不该再和成昆私会。”这从后来阳夫人竭力“撮合”范遥与黛绮丝一事也能得到佐证。范遥和黛绮丝的感情只是单方面的,阳夫人不会不知道这一节。而这很像当年的她与阳顶天,虽然还不知谁会是成昆。而阳夫人作为过来人,已经吃过了苦头,为什么还要把人往火坑里推呢?当然,有千万个理由可以让阳夫人这么做,比如“为了明教的团结”等。但是,如果阳夫人是真正懂爱情的人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阳夫人的第四个特征,是知道“死”可以洗尽一切。在倚天里,阳顶天死时,也是她和成昆偷情暴露之时。而就在这个时候,阳夫人一刀杀死了自己。请注意这把匕首,不是别人给的,是她自己的。可见,这把匕首,阳夫人是随时带在身边的,随时准备事泄就自戕。她不是不知道和成昆偷情是对不起丈夫,而是经不住诱惑,以致不能自拔,但又始终担心可能事情会泄露。但阳夫人明白,事泄的时候虽然有口说不清,但一死却能洗尽一切。所以,阳夫人准备了这把匕首,用死洗涤良心。敢用死洗涤良心的人不多。也许,这就是阳夫人能打动阳顶天和成昆的最重要的因素。这也说明,在阳夫人的性格里有着十分刚烈的一面。
   阳夫人的第五个特征,小说中直接间接都没有说,所以只能大胆推测,她应该貌美如花。这,是女人让男人为之以命相搏的根本。不禁让人想起那首《圆圆曲》:“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由于倚天没有任何关于阳夫人外貌的描述,所以只能做一个猜测。但我深信,这个猜测是对的。
   因为具备了上面五个特征,而又置于两个强势的男人之间,阳夫人不经意间就拉开了江湖争端的序幕,而且竟然影响了江湖接下来近50年的走势。当然,也在无意中完成了对“红颜祸水”和“自古红颜多薄命”的阐释。如果只是普通人,阳夫人一死可能一切就结束了。但是偏偏发生在成昆和阳顶天之间,而且背后还有个势力庞大的“反政府武装”——明教。即使3个当事人中的两个都已死去,成昆依然没有罢休,展开了一系列的报复行动:杀谢逊全家、投入汝阳王旗下、挑拨中原各大派与明教的关系……江湖从此再无宁日。
   如果说明教、正派和朝廷等三大势力是倚天江湖腥风血雨的根源的话,那么阳顶天、阳夫人、成昆这组三角关系,就是倚天江湖之所以成为倚天江湖的基础,是仅次于三股势力的三角关系。而阳夫人,就是那根导火线。
   在此顺便八卦一下,阳夫人在嫁给阳顶天之前和成昆的关系到了哪一步,结婚和每次和成昆私会又都干些什么?前一个问题,很难回答。至于后一个问题,虽然两人前后相会了十多次,但密道里面似乎没有一些必要的设备,不具备深入关系的条件。(这个问题太八了,呵呵)另外有一点,阳夫人和阳顶天结婚时间不短,但并没有留下子嗣,其实也是这个三角关系中值得探讨的一点。不过,和本文要探讨的已经关系不大,所以不再深究。
   总的来说,像阳夫人这样的女人,是很容易引起风波的,尤其是被人从成昆那样的男人手里抢走。两个男人因为争女人而杀人放火的故事已经被人写滥了,金庸可能也觉得再没什么新意可挖掘,所以虚写了三人的故事,而把重点放在成昆的复仇上,对于核心人物阳夫人却只一带而过。大概是不想因之破坏明教在倚天中的形象,给人以把柄。但是,还是难免给人留下了阳夫人不是好女人的印象。如果杨玉环和安禄山偷情的传说是事实的话,那么阳夫人则颇有点杨贵妃的影子。


3、杨逍、纪晓芙、殷梨亭
   杨逍捷足先登了殷梨亭的未婚妻,多年后却成了殷梨亭的丈人;殷梨亭失去了未婚妻子,十多年后却娶了未婚妻子的女儿做老婆。
   殷梨亭和纪晓芙之间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两人的结合原本名正言顺。聘礼、定亲、结婚……殷梨亭按部就班,走的是堂堂正正的婚姻路线。但是,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不按常理出牌的杨逍先殷梨亭一步将纪晓芙据为己有。但杨纪两人都万万没有想到,十数年后,一个成了殷梨亭的岳丈,一个成了岳母。不能不说世事难料、造化弄人。
   即便爱情真是没有对错的,殷梨亭和杨逍之于纪晓芙的竞争,也是不对称的。在这场竞争最关键的那些时间里,殷梨亭和纪晓芙都不足20岁,涉世尚浅,殷梨亭更是稚气未脱,而杨逍已年逾不惑,身为明教光明左使的他心智高、阅历厚、城府深。自杨逍加入进来,胜利的天平就已经向他倾斜。再加上明教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与武当派完全不同,杨逍根本不吃传统礼教那一套,在手段上又比殷梨亭灵活了很多。用现在的话说,杨逍不但情商比殷梨亭高,市场手段也比殷梨亭灵活,再加上公关优势(人帅)和客户实际上还处于招商期的现实,杨逍基本掌控了最后的中标机会。
   在这组三角关系中,杨逍是不折不扣的第三者,而且手段可能确实不光明,以致同教兄弟(周颠)很多年后还拿这个事情讽刺他。在盯上纪晓芙之前,杨逍已经和峨嵋派结怨,他打败了峨嵋派的孤鸿子,气得孤鸿子自杀;多年之后,又盯上了孤鸿子的师侄,并致其怀孕。杨逍似乎很喜欢找峨嵋的茬,故意和峨嵋派过不去,完全不将倚天剑、灭绝师太放在眼里。但不知杨逍盯上纪晓芙之前有没有调查过她的底细,因为从纪晓芙入手找峨嵋派的“茬”,会“顺便”开罪武当的。这事过后,加上和昆仑派的冤仇,杨逍为明教树的敌,仅次于金毛狮王。在杨纪关系中,有两个问题尤其值得关注:1、杨逍为什么会看上纪晓芙?2、杨逍是怎样把纪晓芙弄到手,却让纪晓芙“不悔仲子逾我墙”的?
   先看第一个问题,杨逍为什么会看上纪晓芙?看几段原文:
  ——另外两个都是二十来岁的姑娘,只见一个抿嘴微笑,另一个肤色雪白、长挑身材的美貌女郎低头弄着衣角,那自是殷梨亭的未过门妻子、金鞭纪家的纪晓芙姑娘了。
  ——殷梨亭凝剑不前,定睛看时,不禁“啊”的一声,全身冰冷,只见这少女长挑身材、秀眉大眼,竟然便是纪晓芙。(笔者注,其实是杨不悔)
  ——有一日我说个笑话,不悔哈哈大笑,小昭在旁听着,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其时她站在我和不悔背后,只道我父女瞧不见她,岂知不悔手中正在把玩一柄匕首,那匕首明净如镜,将她笑容清清楚楚的映了出来。她却哪里是个丑丫头?容貌比之不悔美得多了。
  ——弟子向西行到川西大树堡,在道上遇到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约莫有四十来岁年纪。弟子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弟子投客店,他也投客店,弟子打尖,他也打尖。弟子初时不去理他,后来实在瞧不过眼,便出言斥责。那人说话疯疯颠颠,弟子忍耐不住,便出剑刺他。这人身上也没兵刃,武功却是绝高,三招两式,便将我手中长剑夺了过去。
  ——纪晓芙道:“弟子千方百计,躲避于他,可是始终摆脱不掉,终于为他所擒。唉,弟子不幸,遇上了这个前生的冤孽……”
   从这上面的文字可以看出,纪晓芙漂亮是无疑的,但远远算不上绝色美女。杨不悔基本上是纪晓芙的翻版,但连杨逍自己都承认,比之紫衫龙王黛绮丝的女儿小昭,容貌上的差距不止一点半点——“容貌比之不悔美得多了”。在描写纪晓芙容貌时,金庸也只用了“肤色雪白、长挑身材”这样的字眼。说得通俗点,纪晓芙的外貌水平,也就相当于皮肤比较白的空姐。正常情况下,如此容貌的女人能让男人多看几眼,但远没到一见倾倒的地步。所以,杨逍即便是因为容貌而缠上纪晓芙,也不是因为她的漂亮,而应该是一种感觉。对比黛绮丝出现在明教时的情况,谢逊明言范遥对其一见倾心,其他教众也视为女神,但并没提到杨逍。从杨逍的个性判断,他的冷傲与自负会被投缘的事物征服,而不是美丽的容貌。
   那么,是纪晓芙身上的什么迷住了杨逍呢?细究纪晓芙的个性,她有人见犹怜的柔弱一面,也有道义为先的侠义一面。在倚天中,纪晓芙有过无数次垂泪或热泪盈眶,但也有不顾身家性命回护伤重敌人之举,属于那种“带着泪的女侠”。综合来看,其实纪晓芙才是倚天中真正的女人:女人的羞涩、女人的腼腆、女人的温柔、女人的多愁善感……可以判断,纪晓芙大多数时候应该是个小鸟依人,属于需要男人保护的那种女人。对于孤傲的杨逍来说,这些元素无疑是撒手锏。
   纪晓芙是在川西大树堡遇到杨逍的。杨逍出现之后就一路紧紧相随,“弟子投客店,他也投客店,弟子打尖,他也打尖”。但纪晓芙并没有说杨逍为什么跟踪她,也没有说杨逍出现前她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所以我们无从得知杨逍跟踪她的起因。大胆推测,杨逍遇到纪晓芙可能只是偶然,但却就此被拨动了心弦,然后就一路跟踪,渐渐起了爱慕之心,终于出手擒拿,在逼迫之下占有了她。
   那么,杨逍是怎样把纪晓芙弄到手,却又让她“不悔仲子逾我墙”的呢?
   纪晓芙说过,杨逍要擒拿她不过“三招两式”而已,但杨逍并没那么做,而是“欲擒故纵”,一路跟踪,任纪晓芙怎么千方百计逃脱都无济于事。在纪晓芙对灭绝师太的讲述中,还提到杨逍“说话疯疯颠颠”。可以肯定,杨逍当然不是真的“疯癫”,而应该是用自己的方式向纪晓芙表达。书中没有提到杨逍究竟跟踪了纪晓芙多久,也没有告诉我们杨逍说了哪些疯疯癫癫的话,但在这个过程中杨逍死缠烂打却是无疑的。当然,也把他的武功、智慧、见识等都展现了出来,所以纪晓芙才会“弟子千方百计,躲避于他,可是始终摆脱不掉,终于为他所擒”。在这里,纪晓芙用了“终于为他所擒”的说法,颇值得推敲。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清楚,杨逍要擒拿纪晓芙不过是举手之劳,为什么纪晓芙却说是“终于为他所擒”呢?仔细揣摩这句话,实际上反映了纪晓芙对杨逍从反感到接受的心理过程。也正是因为纪晓芙是接纳了杨逍的,所以才会至死都“不悔”。可以这么说,杨纪二人的相遇是偶然,但杨逍却通过自己的努力,用武功、智慧、风度和真诚打动了纪晓芙。所以虽然外界都说纪晓芙“失身于杨逍”,但事实上纪晓芙却是接纳了他的,是“不悔”的。而张无忌初次见到杨逍,也证明了杨逍确实具备征服纪晓芙的一切条件:
   “张无忌听纪晓芙说过二人之间的一段孽缘,这时眼见杨逍英俊潇洒,年纪虽然稍大,但仍不失为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比之稚气犹存的殷梨亭六叔,只怕当真更易令女子倾倒。纪晓芙被逼失身,终至对他倾心相恋,须也怪她不得。”
   在这个三角关系里,作为追逐方,杨逍是主动的,殷梨亭是被动的。最终,杨逍的主动战胜了殷梨亭的被动。想起李敖说的一句话:“如果你不主动,你就爬不到美女身上去。”话糙理不糙,人世间很多事情确实就是这样,需要你主动争取。在纪晓芙的生命中,对杨逍她是有爱的,但对殷梨亭却只有愧疚。原因很简单,杨逍勇敢的追求过她,并最终被她所接纳,两人温馨过、缠绵过;而殷梨亭虽然和她有媒妁之约,但见到她就脸红,两人只怕话都没说过几句,更别说感情了。
   也许金庸也觉得,让杨逍这样的老姜争殷梨亭的女人,对殷梨亭太残忍了,很不公平。为了弥补殷梨亭,就又安排了个杨不悔。不过,殷梨亭虽然得到弥补了,但原本很好的一个爱情哲理故事,却因为杨不悔的介入并与失败一方结合而变得平庸之极。
   从大的方面讲,杨逍、纪晓芙、殷梨亭之间的三角恩怨,是正派和明教恩仇的缩影,故事从开始直到殷梨亭第二次遇到杨不悔之前都是朝着“正邪不两立”的方向发展的。但杨不悔在殷梨亭生命中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一切。原本势不两立的武当和明教,结成了亲家。而峨嵋和明教的仇恨,也因为杨不悔嫁给殷梨亭而得到缓解。峨嵋和武当的关系,也因此变得轻松了不少。因为峨嵋从此不会再觉得亏欠武当了。两男争一女的三角关系所引发的三个门派的恩仇,因为杨不悔嫁给她妈妈的原未婚夫而得到解套。
   客观的说,杨逍和纪晓芙是有机会最终成为夫妇的,但因为正邪之分、世俗之见而酿成了纪晓芙身死的悲剧。作为毙杀纪晓芙、拆散鸳鸯的罪魁祸首,灭绝师太是应付全部责任的。灭绝九泉之下见到纪晓芙,不知道心里会不会有点愧疚。当然,如果纪晓芙不死,杨不悔就不可能嫁给殷梨亭,殷梨亭的“夺妻之恨”就不可能不报。对于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女人被抢更无法容忍的?想想那招“天地同寿”,就让人不寒而栗。


4、范遥、黛绮丝、韩千叶
   这组关系所影响的,是明教的内部,受到莫大伤害的,是光明右使范遥。从此之后,那个风度翩翩的逍遥神仙,就变成了刀痕满面的苦头陀。在这里,爱情就是一款强力木马,有人死机,有人获利。
   范遥之于黛绮丝,用情是很深的,当然,受的伤也很深。“那是一见钟情,终于成为铭心刻骨的相思。”即便黛绮丝已经嫁作他人妇,范遥仍然竭力维护她。(众人四下追寻之际,有一晚光明右使范遥竟见韩夫人黛绮丝从秘道之中出来……范遥惊怒之下,上前责问。韩夫人道:‘我已犯了本教重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按理她不是自刎,便当自断一肢,但一来范遥旧情不忘,竭力替她遮掩,二来我在旁说情……)但无奈“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遇到喜欢的人勇敢追求,这本身是没错的,但范遥错就错在自始至终不知道黛绮丝不但是波斯明教的圣女,还是奉命前来玩“无间道”的。因为这层关系,黛绮丝就算敢嫁人,也不可能嫁给中原明教的人,更不用说忠于明教又身居高位的光明右使范遥。
   但是,黛绮丝最后还是嫁人了,而且嫁给了曾经的明教敌人、她的手下败将韩千叶。这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但似乎又在意料之中。那么,曾经永不言嫁的黛绮丝为什么会嫁给韩千叶呢?她真的爱他吗?为什么会爱他呢?还有没有别的不可告人的原因呢?要知道,这样的举动会开罪整个明教,几乎是置自己于绝地。但黛绮丝还是做了,“虽万千人吾往矣”。
   先看几段原文:
  ——这日光明顶上突然来了三个波斯胡人,手持波斯总教教主手书,谒见阳教主。信中言道,波斯总教有一位净善使者,原是中华人氏,到波斯后久居其地,入了明教,颇建功勋,娶了波斯女子为妻,生有一女。这位净善使者于一年前逝世,临死时心怀故土,遗命要女儿回归中华。总教教主尊重其意,遣人将他女儿送来光明顶上。盼中土明教善予照拂。阳教主自是一口答应,请那女子进来。
  ——韩千叶已冷笑道:‘姑娘要代父接招,亦无不可。倘若姑娘输了,在下仍要阳教主向先父的匕首磕三个头。’他眼见黛绮丝既美且弱,哪里将她放在眼下?黛绮丝道:‘倘若尊驾输了呢?’韩千叶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黛绮丝道:‘好!咱们便去碧水寒潭!’
  ——黛绮丝微微一笑,说道:‘爹爹,女儿从小在海边长大,精熟水性。’说着抽出长剑,飞身跃入潭中,站在冰上,剑尖在冰上划了个径长两尺的圆圈,左足踏上,擦的一声轻响,已踏陷那块圆冰,身子沉入了潭中。”
  ——黛绮丝那日穿了一身淡紫色的衣衫,她在冰上这么一站,当真胜如凌波仙子,突然间无声无息的破冰入潭,旁观群豪,无不惊异。那韩千叶见到她入水的身手,脸上狂傲之色登时收起,手执匕首,跟着跃入了潭中。
  ——那碧水寒潭色作深绿,从上边望不到二人相斗的情形,但见潭水不住晃动。过了一会,晃动渐停,但不久潭水又激荡起来。明教群豪都极为担心,眼见他二人下潭已久,在水底岂能长久停留?又过一会,突然一缕殷红的鲜血从绿油油的潭水中渗将上来。众人更是忧急,不知是不是黛绮丝受了伤。蓦地里忽喇一声响,韩千叶从冰洞中跳了上来,不住的喘息。众人见他先上,一齐大惊,齐问:‘黛绮丝呢?黛绮丝呢?’只见他空着双手,他那柄匕首却插在他右胸,两边脸颊上各划着一条长长的伤痕。
  ——群雄欢声大作。阳教主上前握住了她手,高兴得说不出话来。谁都料想不到,这样千娇百媚的一个姑娘,水底功夫竟这般了得。黛绮丝向韩千叶瞧了一眼,说道:‘爹爹,这人水性不差,念他为父报仇的孝心,对教主无礼之罪,便饶过了罢?’阳教主自然答允,命神医胡青牛替他疗伤。
   中波混血儿的黛绮丝属于归侨,但在回国前她不但已经拥有了波斯国籍,还是波斯明教的信徒,且是教主接班人的圣女之一。也许是因为那时候没有中央情报局,也没有克格勃之类的组织,更没有发生过力拓间谍门,所以明教对于从波斯回来的黛绮丝不但没有做任何形式的“政审”,也不做任何防范。可能连阳顶天都认为,整个明教都是从波斯传来的,总教怎么可能到我中原明教来偷东西?但他却错了,黛绮丝不但是来偷东西的,而且偷的还是明教的镇教之宝——乾坤大挪移。也许很多人认同,黛绮丝是出嫁后犯了波斯明教的禁忌,才贸然偷取波斯明教失传已久的乾坤大挪移,希望将功赎罪。但本文却认为偷乾坤大挪移才是波斯明教送她过来的目的,没偷到才隐姓埋名不敢回去。证据有:1、波斯明教不止她一个圣女,她完全可以结婚(后来确实结了),但她却誓死不嫁明教的人(教主除外),因为那会妨碍她的工作,毕竟大家信的是不同的明教;2、波斯明教千里迢迢送她来中原,却只说她是想“回家”,但后来却证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她来是有目的的,从波斯明教失传了乾坤大挪移心法不难看出,她此行的目的无疑就是盗取乾坤大挪移;3、她明知道小昭可以替她做圣女,却苦心积虑的安排小昭上光明顶偷取乾坤大挪移。
   黛绮丝要想偷到乾坤大挪移秘籍,就必须知道乾坤大挪移藏在哪里,要知道乾坤大挪移藏在哪里,只有两条路:1、成为教主身边的人,从教主口中探到乾坤大挪移的藏身之处;2、成为明教核心层的成员,利用职务和权力之便探知乾坤大挪移的所在。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波斯明教要派个能干的绝色美女过来了。而碧水潭一战,不但让黛绮丝扬名立万,且两个条件都得到了实现:成了阳顶天的干女儿,成为教主身边的人;坐上了法王的宝座,进入了明教的核心层。这一战,成为人生的转折点。在碧水潭里,韩千叶肯定让了黛绮丝,遂了黛绮丝的愿望;甚至有可能韩千叶就是黛绮丝苦苦找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明教的英雄,实现知道乾坤大挪移下落的两个必要条件。因为,黛绮丝和韩千叶的一战以及后来发生的故事存在太多的疑点。
   首先是黛绮丝的水性和碧水潭下的战斗真相问题。按照黛绮丝的说法,她“从小在海边长大,精熟水性”。但波斯人(伊朗及周边的中东地区居民)向来不以水性好闻名,自幼在波斯长大的黛绮丝,水性也应该好不到哪里去。(历史上,波斯不以航海出名;而现代,各种游泳等水上项目,伊朗人都表现一般)而韩千叶则是有备而来,十数年都在练水性,以期向阳顶天报仇。在这样的前提下,很难想象黛绮丝能赢韩千叶。因此,只有一种可能,韩千叶在水中搏斗的过程中故意输给了黛绮丝。也许有人说这完全不可能,阳顶天是韩千叶的杀父仇人,他和黛绮丝决斗前已经说好了,“倘若姑娘输了,在下仍要阳教主向先父的匕首磕三个头”,怎么可能故意想让,而且还面颊被划了两刀、右胸挨了一刀呢?原因很简单,即便韩千叶不是黛绮丝事先找来的,但像黛绮丝这样的绝世美人和你置身水下,湿透的衣衫裹着妙曼的胴体在你眼前扭来扭去,任你是怎么样的男人,那一刀都是刺不出手的。韩千叶当然要报仇,但仇恨是死的,美人却是活的。况且韩千叶此行早就做好了不一定能杀阳顶天的准备,能羞辱下他和明教就算达到目的了,既然阳顶天都低头了,还有必要杀他女儿吗?不忍心杀黛绮丝,又要给她一个交代,怎么办呢?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黛绮丝战胜自己。“蓦地里忽喇一声响,韩千叶从冰洞中跳了上来,不住的喘息。”注意,韩千叶是自己从碧水潭中跳出来的,而且是先黛绮丝出来。这说明,最后时刻韩千叶是主动放弃和黛绮丝继续战斗的,也许已经看到再斗下去黛绮丝非死即伤。虽然如此,黛绮丝还是留下了咳嗽的后遗症。但是请注意,韩千叶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这进一步说明,韩千叶的水性是比黛绮丝高的,而他之所以会战败,无疑是主动相让。而右胸挨的那一刀,很可能是韩千叶自己刺的。之所以刺右胸,一方面是想给黛绮丝一个交代,另一方面则极有可能已经萌生了对黛绮丝的感情,不想就此死去。(心脏在左胸)
   其次是黛绮丝和韩千叶的爱情问题。按照谢逊的说法:“不料碧水寒潭这一战,结局竟大出各人意料之外。韩千叶虽然败了,不知如何,竟然赢得了黛绮丝的芳心。想是她每日前去探伤,病榻之畔,因怜生爱,从歉种情,等到韩千叶伤愈,黛绮丝忽然禀明教主,要嫁与此人。”在谢逊看来,黛绮丝是因为照料韩千叶,“因怜生爱,从歉种情”。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那么就和杨不悔与殷梨亭的爱情如出一辙,同样的情节在一本小说中出现两次,金庸是该打屁股的。真实的情况应该是,戴韩两人在潭中相斗中已经萌生了爱意(也有可能在之前,如果韩千叶真是黛绮丝安排来的话),所以韩千叶才会使出苦肉计自刺一刀,而黛绮丝也配合得相当到位,一出寒潭就向阳顶天求情,要求饶过韩千叶,理由是一个“孝”字。这个时候用“孝”来求情,刚认黛绮丝为女儿的阳顶天,无论如何是不会拒绝的。请注意黛绮丝从寒潭出来对韩千叶“瞧”的那一眼,似乎一切都在不言中了。在这里,金庸用了“瞧”而不是“看”,因为“看”太随意,“瞧”却充满无限意味。而谢逊所谓的爱从病榻生,其实那是韩黛二人感情得到加深,已经浮出了水面。
   第三,黛绮丝嫁给韩千叶,除了爱情外,还有无其他目的?关于黛绮丝之于感情和婚姻,小说借谢逊之后做了这样一段描述:“不过明教教规严峻,人人以礼自持,就有谁对黛绮丝致思慕之忱的,也都是未婚男子。哪知黛绮丝对任何男子都是冷若冰霜,丝毫不假辞色,不论是谁对她稍露情意,便被她痛斥一顿,令那人羞愧无地,难以下台。我师姑阳夫人有意撮合,想要她与范遥结为夫妻。黛绮丝一口拒绝,说到后来,她竟当众横剑自誓,说道她是决计不嫁人的,如要逼她婚嫁,她宁死不屈。这么一来,众人的心也都冷了。”其实,黛绮丝的那些表现,都是做给明教众人看的。上文已经论述,作为波斯明教圣女和潜伏者,黛绮丝是没办法将自己的目的和明教的任何人说清楚的。但和韩千叶就不同了,万一和明教闹翻,大不了两人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后来的事态确实是如此发展的。黛绮丝嫁给韩千叶,就不用再担心偷取乾坤大挪移秘籍而没有退路了。不久,黛绮丝就因为找寻秘籍偷入密道被发现而反下了光明顶。但此后又不断在光明顶附近出没,并设计将独生女儿送上光明顶以图找到乾坤大挪移。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在这组三角关系中,中了强力木马并差点死机的是范遥,范右使真是很不走运。之前的倚天版本,曾把黛绮丝夫妇中毒归到一个蒙古头陀的名下,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汝阳王府的苦头陀范遥。但这个情节在后来的版本中做了改变,下毒的变成了西域番僧,范遥才得以逃脱干系。但不管怎样,范遥被伤得很深是毫无疑义的。尤其是黛绮丝一反不嫁人的常态嫁给韩千叶后,范遥受到的打击几近致命。“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多少还留给人一点安慰和希望,“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却连那点安慰和希望都彻底毁灭了。黛绮丝之于范遥的感情伤害,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但都已经接近“残忍”了。
   这组三角关系造成的重要后果,是加速了明教的内讧和分裂。阳顶天的失踪已经让明教人心惶惶,再加上范遥、黛绮丝和韩千叶这一码子事,尤其是范遥发现黛绮丝私入密道之后的一系列事情,更加让群龙无首的明教雪上加霜。很快,黛绮丝反下了光明顶,范遥也不辞而别,明教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和危局之中。
   所谓“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强悍如范遥,也遇到了黛绮丝这样的克星。爱情这款强力木马,属性难定、正邪难辩,还真让人防不胜防。


5、张无忌、周芷若、宋青书
   三角小史
  
   约1330年,宋青书出生
   1337年,张无忌出生
   约1338年,周芷若出生
   1348年,张无忌汉水遇周芷若,之后周芷若随张三丰上武当山,可能此时认识了宋青书,然后远赴峨嵋投入灭绝师太门下
   1357年,张无忌周芷若重逢,萌生感情;同时宋青书出场,并对周芷若产生好感,引发与张无忌之间的矛盾;之后张周同时出海,周芷若设计骗走张敏并嫁祸她偷了倚天剑、屠龙刀,杀了殷离,张周二人则在灵蛇岛订下终身;但回到中原后周芷若被丐帮所擒,并再次和宋青书相遇
   1358年,在张周婚礼上张无忌抛下周芷若与赵敏离开,周芷若十分生气,将宋青书招致峨嵋门下,并对外宣称以身相许;之后在少林屠狮大会上宋青书代表峨嵋派出战比武受重伤,张无忌为救殷梨亭伪败给周若并受小伤,事后却治疗了宋青书;少林事毕,回到武当宋青书为张三丰所所杀,时年约28岁,张周宋三角关系结束。

 
   围绕张无忌,其实远不止三角关系,仅仅和他有恋情的女人就有四个之多,加上宋青书,就是六角关系了。这里之所以将张、周、宋的关系提出来,是因为其较为典型的反映了“两男争一女,作为主角对头的男人必须悲剧结束”的金庸式武侠逻辑,如欧阳克之于郭靖黄蓉、尹志平之于杨过小龙女、林平之之于令狐冲岳灵珊等。在金庸小说中,除了乾隆因为势力太大抢走男主角(陈家洛)的女人相安无事外,其他的只要是男主角的情敌,几乎都没有好下场,连慕容复这样相当于半个主角的人,也难逃这个法则。
   我一直怀疑,宋青书这个角色不是金庸事先就构思的,而是中途加进去的。证据有二:1、宋青书出场十分突兀,之前没有任何铺垫和伏笔;2、宋青书的个性前后反差十分巨大,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似乎是刻意为了“配合”张无忌而作的安排。当然,这只是笔者逻辑上的推测,究竟是不是这样还得问金庸。在正式探讨这组三角关系之前,有必要先探讨两个问题:1、张无忌在武当的两年,有没有和宋青书认识,两人有没有产生过类似武当七侠那样的兄弟情?2、周芷若曾随张三丰到过武当山,再加上武当、峨嵋两派素来交好,流派围攻光明顶之前,宋青书和周芷若是否认识,有否萌生过情愫?
   先看第一个问题。根据小说中的信息推断,宋青书约生于1330年(在丐帮总舵出现时,年纪二十七八岁),比张无忌长约7岁。从年龄和上代的关系上讲,宋青书都应该是大哥。作为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的独生子,宋青书是武当的第一个第三代,后来成为第三代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从书中的信息推断,宋青书是自幼就修炼武当功夫的。(他斗到四五十合之后,已迭逢险招,自然而然的便以武当派“绵掌”拆解。这是他自幼浸润的武功,已练了二十余年,得心应手,威力甚强,与峨嵋派“金顶绵掌”外表上有些彷佛,运劲拆招的法门却大不相同。——摘自《倚天屠龙记》第三十八章“君子可欺之以方”)那么,宋青书修炼武当功夫时,是否在武当山上呢?从书中我们知道,宋远桥作为张三丰的大弟子和既定的第二代掌门人,除了偶尔有事下武当山外,是常住武当的,以此推断,宋青书应该是常年在武当山学武,而非他处。再说,张三丰百岁生日这样的重要日子,宋青书即便在山下练武,也没有理由不回武当山。所以,至少张无忌回武当时,宋青书是应该在武当的。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武当派诸人忙于救治伤病”,没准宋青书还为张无忌端过茶倒过水、熬过汤煎过药。所以,至少可以肯定,张无忌和宋青书小时候(张无忌10来岁,宋青书16,7岁)就认识了,但感情并不深厚,所以日后张无忌会日夜思念太师父和诸叔伯,甚至过了十年还认得清风、明月两个小道童,却从来没想起过这位宋师哥。如果这些成立,似乎暗示同为武当第三代的张、宋二人从小就不是同路人,为日后的不和埋下了伏笔。
   再看第二个问题。周芷若在汉水和张无忌分手后,随张三丰先到武当(当年周芷若跟张三丰前赴武当山,张三丰以武当山上并无女子,一切诸多不便,当下挥函转介,投入灭绝师太门下。——摘自《倚天屠龙记》第二十二章“群雄归心约三章”),然后才“转介”到峨嵋派的。对于武当而言,张三丰下山去少林后回到武当,无疑是见大事,但没带回张无忌却带回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无疑还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闻。正常情况下,这个消息是会很快传遍武当山的。作为第三代弟子的领军人物,宋青书完全有理由知道这一切,所以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认识了周芷若。(假设下这样的情节:“掌门人回来了。”“那无忌呢?”“无忌没有回来,不过掌门人带回来了个小姑娘。”“带回个小姑娘?”“是啊,叫周芷若。小妮子还长得蛮俊俏的。”)当然,对于已经18岁的小青年宋青书而言,要说对10岁的周芷若产生感情,是不太说得不过去的,但产生好感却是可能的。
   张周宋三角关系真正开始于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途中,蛛儿一句“他在瞧你那位周姑娘,你还不喝醋”拉开了三角关系的序幕。“张无忌向宋青书望去,果见他似乎在瞧周芷若,也不在意”一句很有意思,张无忌认为宋青书“似乎”是在瞧周芷若,但接下来的心理活动是“也不在意”。这个“也不在意”很值得玩味。张无忌感念当年周芷若的照顾之是无疑的,但和周芷若再次重逢后,经历了被朱九真欺骗、被蛛儿无厘头的爱恋等事情,对于男女之情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而此时(及此前)的周芷若比之草菅人命的朱九真和重度心理变态的殷离,自然好了不少,加之曾经一段的“青梅竹马”,张无忌不自觉的已经将周芷若当成了爱恋的对象,一个“也不在意”十分准确的反映了张无忌的微妙心理。至流派围攻光明顶,张无忌和宋青书围绕周芷若展开了正面交锋,宋青书从此“万劫不复”。
  ——俞莲舟虽叫他不可伤了张无忌性命,但不知怎的,他心中对眼前这少年竟蓄着极深的恨意,这倒不是因他说自己粗暴,却是因见周芷若瞧着这少年的眼光之中,一直含情脉脉,极是关怀,最后虽奉了师命而刺他一剑,但脸上神色凄苦,显见心中难受异常。宋青书自见周芷若后,眼光难有片刻离开她身上,虽然常自抑制,不敢多看,以免给人认作轻薄之徒,但周芷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无不瞧得清清楚楚,心下明白:“她这一剑刺了之后,不论这小子死也好,活也好,再也不能从她心上抹去了。”自己倘若击死这个少年,周芷若必定深深怨怪,可是怒火中烧,实不肯放过这唯一制他死命的良机。宋青书文武双全,乃是武当派第三代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为人也素来端方重义,但遇到了“情”之一关,竟然方寸大乱。(摘自《倚天屠龙记》)
   这一战,是宋青书一生的转折点。但很不幸,宋青书不但输了和张无忌武功上的较量,也输了在周芷若心目中的地位,从此一扫出场时临危不乱、指挥若定、足智多谋、文武双全的“玉面孟尝”形象,成为为了女人而欺师灭祖、是非不分、智商萎缩、任人玩弄的卑鄙小人。宋青书前后形象、性格的颠覆性变化,整部倚天无人能出其右,而且来得那么突然、那么彻底。来得突兀、反差巨大,所以宋青书很容易让人想到可能是金庸中途“拧”出来的人物,目的是为了找个年纪和张无忌相若的人来反衬他的宽厚、仁义,因为不管是成昆还是何太冲,抑或是玄冥二老之辈反面人物,年纪都太大,和张无忌的可比性不那么强。由于是“不速之客”,宋青书的塑造难免失败,形象过于单薄,性格的转变太不自然,比之射雕之欧阳克相差太远,甚至比之神雕的尹志平也嫌不如。如果硬要找个人来和婚变后的周芷若狼狈为奸的话(宋青书之前的戏也嫌多余),个人以为还不如找成昆,这样既能加重成昆作为反派的厚重度,又能突出周芷若为了报复婚变而不择手段。硬生生的拧个宋青书出来,既浪费笔墨,又显得极不自然。
   关于婚变后的周芷若与宋青书的那场交易,金庸也处理得比较草率。在这场交易中,周芷若想要一个人“做”自己丈夫,以雪被张无忌“逃婚”之耻,气气张无忌;宋青书想得到的,却是周芷若这个人。但结果却是,周芷若达到了目的,宋青书却连kiss都没捞到(极有可能),就搭上了一条命。也许有人不同意这是场交易,因为当时周芷若处于绝对强势,宋青书只有听命的份。但是,宋青书不但长得帅,还是张无忌的情敌,而且和张无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做”周芷若的丈夫的优势是任何人不能比拟的,凭什么不能讲条件?况且,蒙古人统治下的元朝,早已不是朱熹理学横行的“生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年代了,宋青书也不再是个“好人”,完全有理由和周芷若谈肉体上的交易。但是,这是金庸所不允许的。金庸是个受传统影响很深的人,很看重笔下女人的“贞洁”,别说周芷若这样的女主角,哪怕是一个女配角,也不随便安排其“上床”。因为“对女人的尊重”,金庸武侠吸引了不少女读者,但同时也失去了更加深刻挖掘人性的手段。就小说而言,不得不说,在对“权色”、“情色”、“色利”等问题的认识上,金庸是不如古龙,甚至还不如《水浒传》。也正因为金庸的这个立场,导致宋青书搭上性命的交易,不但宋青书什么都没得到,也没有对读者造成很大的冲击。周芷若的形象,也没有在这个情节中立体起来。
   所以笔者认为,张周宋这个三角关系,金庸处理得并不好,没有让倚天中唯一的围绕男主角的“两男争一女”的三角恋,带来更多的悬念和冲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カレンダー~♥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ナガレ~♥

三日月ナガレ

はじめまして
まだは
こんにちは。
ナガレです。

声優から卒業した
この半年
いろいろなことを勉強して、
さまざまなひとと出会いまして、
うれしい限り、
悲しいです。

分門別類排排坐▽
想対掐就直接上▽
不過用来計个数▽
花痴最新放送分▽
我が親友よ~♥

♥ 肉まん
♥ 流れ星
♥ 納西斯的水仙花
♥ 小屋子
♥ 「敗」。不敗!
♥ ここでは密やかに

CD製作発売元▽

ムービック 第6事業部
インター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
サイバーフェイズ
Atis collection
リブレ出版(b-boy)
マリン・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
LADY BUG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スリー・ファット・サムライ
バナナジュース カンパニー
ワンダーファーム
ランティス
フロンティアワークス
声魂(こえだま)

ほかの花花草草▽
☆★備忘録★☆
全タイトルを表示
想要啥来找找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