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那时江湖--倚天屠龙众生谱(6) BY深圳刀声

  第五章:山高为峰——武当诸侠的风采
  
   “武当”在倚天中出现792次,仅次于明教和少林,是作者重点“关照”的对象。武当派出场的人物其实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就张三丰、武当七侠及张无忌和宋青书,总共才十人,远远少于明教,但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比明教少,为正派挽回了不少颜面。和明教群英相比,武当诸侠在果敢上有所不及,但在侠义上却远为过之。他们可能没有双使四王的豪气干云,却多了一副锄强扶弱的侠义情怀。明教群英代表了草莽英雄的光辉形象,武当诸侠则是正派豪杰的高峰。
   张三丰、张翠山和张无忌已经做了评论,本章不再讨论。为了方便起见,本章将第三代的宋青书和“武当六侠”并列,组成“武当诸侠”,分成七个小节一一点评。



  附表1:武当诸侠出场统计
  整体排名 姓名 统计对象 出现次数
  14 俞莲舟 俞莲舟、俞二侠、俞二伯 395
  15 殷梨亭 殷梨亭、殷六侠、殷六叔 358
  17 俞岱岩 俞岱岩、俞三侠、俞三伯 328
  20 宋青书 青书、宋少侠 298
  22 宋远桥 宋远桥、宋大侠、宋大伯 255
  33 张松溪 张松溪、张四侠、张四伯 177
  39 莫声谷 莫声谷、莫七侠、莫七叔 147
   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出,武当诸侠的戏份均不多,除了张翠山,出场最多的俞莲舟也不过395次,连前十多进不了,属于并非特别重要的配角。不过,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演出,连戏份最少的莫声谷都很好的展现了个性,个个都十分出彩。此外,他们之间那种不是兄弟却胜过兄弟的感情,也感动了许多人。在武当七侠身上,我们不但看到了侠义,还看到了情意,这是倚天中十分闪光的亮点。
   作者没有交代武当七侠的详细出身,但能入张三丰的法眼,且日后都取得了不小成就,可见资质都很不错。虽然是师兄弟,但相互间年龄差距却很大,最大的宋远桥长最小的莫声谷20余岁,足足相差一代。(那老者道:“武当派张真人收有七位弟子,武当七侠中宋大侠有四十来岁,殷莫两位还不到二十岁,余下的二三两侠姓俞,四五两侠姓张,武林中谁人不知。原来是俞三侠,怪不得这么高的功夫。武当七侠威震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书中没有清楚交代武当诸侠的年纪,为了便于讨论,本文结合历史真实,整理出了一个武当诸侠大事记,也为后文的讨论做一个必要的铺垫。
  附表2:武当诸侠生卒年表
  姓名 宋远桥 俞莲舟 俞岱岩 张松溪 张翠山 殷梨亭 莫声谷宋青书
  生卒年1295-1380 1303-1387 1306-1379 1310-1394 1313-1346 1318-1403 1323-1357 1330-1358
   武当诸侠大事记
   1334年 宋远桥在洛阳险遭谢逊杀害;
   1336年 张三丰90岁生日,俞岱岩卷入屠龙刀争夺受伤致残,宋远桥、张松溪、殷梨亭奉命上少林交涉,俞莲舟、莫声谷奉命前往临安保护龙门镖局失期,张翠山在钱塘江遇殷素素,同上王盘山遇谢逊,被挟至冰火岛,从此失踪;
   1346年 张翠山携妻儿回中原,途遇俞莲舟,回武当山途中俞莲舟与玄冥二老之一对掌受伤,张无忌被擒,武当山七侠会聚,张翠山夫妇因感愧对俞岱岩双双自杀;
   1357年 俞岱岩之外武当五侠率领宋青书等武当弟子围攻光明顶,张松溪、莫声谷比武输给殷天正,宋远桥战平,宋青书输给张无忌,殷梨亭负气离开光明顶被阿三所伤,其他四侠被赵敏擒至大都,为张无忌所救;宋青书偷窥峨嵋女弟子洗澡被莫声谷追查,伙同陈友谅等杀害莫声谷,宋远桥等怀疑莫声谷为张无忌所害,四侠雪地大战张无忌,无意中偷听到宋青书和陈友谅的对话而明白真相;
   1358年,屠狮大会上宋青书以周芷若丈夫、峨嵋派弟子身份参加,比武中被殷梨亭打伤,殷梨亭、俞莲舟被周芷若打伤;张三丰掌毙宋青书,宋远桥掌门接班人被俞莲舟取代。
  
   武当诸侠虽然情同手足、侠名鼎盛,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武当诸侠和谐的表象之下,似乎也有颇多暗涌,作者虽然没有明言,却留下了不少线索,本文在肯定武当诸侠光辉的同时,也将一一道来。

 1、宋远桥:我心本向道
  
   作为武当七侠之首、张三丰的大徒弟,宋远桥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武当七侠乃至整个武当弟子的基调,从武当七侠日后的名声和武当派给江湖的印象看,宋远桥这个“大哥”做得很称职的。因此,武当派第二代掌门之位,理应传给宋远桥。
   事情也是朝这个方向发展的。张三丰不但将宋远桥当接班人培养,后来掌门人事务都已基本交由他打理,自己百年之后,宋远桥就正式“登基”。作者也不断的通过旁白,说明张三丰已经退居幕后,宋远桥已是实质上的武当掌门。通过很多事例,读者也看到了宋远桥准掌门的地位。在确认俞岱岩是被少林大力金刚指所伤后,张三丰吩咐俞莲舟带莫声谷去临安保护龙门镖局,而宋远桥则带着张松溪、殷梨亭上少林交涉;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一役,宋远桥带队出马,身份与峨嵋掌门灭绝师太、昆仑掌门何太冲等辉映;即便发生了宋青书害死莫声谷事件,在参加屠狮大会与保护张三丰的问题上,宋远桥依然受命于后者,那可是随时可能接任掌门的安排。由此可见,宋远桥掌门接班人的地位,一直都很稳固的。但是,宋远桥最终没能当上武当掌门,所以有人会怀疑:在此之前,围绕掌门之位,看似亲如兄弟的武当七侠暗里有没在玩阴谋?玩阴谋的是宋远桥呢?还是俞莲舟?抑或还有其他人?

  
  ——近年来武当派中诸般事务,张三丰都已交给了宋远桥,这个大弟子处理得井井有条,早已不用师父劳神。
  ——灭绝师太和静玄等均想:“近年来张三丰真人早就不管俗务,实则宋远桥才是真正的武当掌门。看来第三代武当掌门将由这位宋少侠接任。殷梨亭虽是师叔,反倒听师侄的话。”
  
   读者之所以会将宋远桥和俞莲舟与阴谋论联系在一起,除了俞莲舟取代宋远桥成为掌门接班人的结果外,还与两人的武功修为以及之前的一些表现有关。俞莲舟虽然是师弟,但武功修为却在宋远桥之上,凭什么不能当掌门?如果俞莲舟真有这样的想法,而宋远桥又确实想做掌门,那就不能不防俞莲舟,明争暗斗,自然而然会出现阴谋。
   但是,宋远桥对做武当掌门其实兴趣不大,却被一些读者长久“说事”。
   首先,宋远桥进入武当后还娶妻生子,这无疑是和做掌门的方向背道而驰。宋远桥是张三丰的大弟子,但作者没有交代他什么时候拜张三丰为师,只笼统说到他比俞莲舟等多出约十年修为。1336年,张三丰90岁生日时,武当七侠已经在江湖颇有名气;而谢逊1334年在洛阳偶遇宋远桥时,也已知道武当七侠之名,所以至少在1334年,武当七侠的组合已经成型,虽然有的成员(如殷梨亭、莫声谷年纪太小)不一定行走江湖。而俞莲舟作为二师兄,肯定早已是武当七侠的一员。由此推断,宋远桥至少在十年前(1324年)就是张三丰的弟子了。张三丰的武当派以道家为信仰对象,属于道教(有人认为是全真教)的支派,虽然不“禁欲”,但掌门人不能娶妻生子却是无疑的,之前如两雕的王重阳、马钰、尹志平、李志常,之后如笑傲的冲虚道长,均无妻室。加入武当数年后,宋远桥不但娶了妻子,还在35岁(1330年)生了个儿子,由此可见,宋远桥压根就没想过要当掌门。
   其实,这从宋远桥虽然拜张三丰为师,但一直不愿意出家当道士也可以得到佐证。1346年张翠山从冰火岛回来,宋远桥已经51岁,却依旧没有出家。“……只见宋远桥和莫声谷两人坐在下首主位陪客。宋远桥穿着道装,脸上神情冲淡恬和,一如往昔,相貌和年之前竟无多大改变,只是鬓边微见花白,身子却肥胖了很多,想是中年发福。宋远桥并没出家,但因师父是道士,又住在道现之中,因此在武当山上时常作道家打扮,下山时才改换俗装”。普通武当弟子不当道士没什么,但如果掌门人不出家当道士,那就说不过去了。须知,这个时候张三丰已经100岁,随时都可能撒手西去。而作为掌门接班人,宋远桥却还没出家。联系到之前的娶妻生子,可见宋远桥对于武当掌门人的兴趣并不大。但迫于师命,又不能拒绝,所以直到师父100岁了还下不定决心。既然不想当掌门,那么宋远桥为什么还要拜张三丰为师加入武当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恰好是宋远桥不愿当武当掌门的第三个证据和原因:他“为道而来”,而非武和名。宋远桥被张三丰吸引的,是其在“道”上的修为,而非武功和武当的基业。对于武当七侠,作者借俞莲舟之口如此评价过:“我们七人各有所长,大师哥深通易理,冲淡弘远。三师弟精明强干,师父交下来的事,从没错失过一件。四师弟机智过人。六师弟剑术最精。七师弟近年来专练外门武功,他日内外兼修、刚柔合一,那是非他莫属……”注意,宋远桥的特点是“深通易理”,而非武功或其他。《易经》、《老子》、《庄子》合称“三玄”,是道家最高深的经典,其中又以“易”为最深。张翠山号称“文武双全”,但表现出来的不过是读了些《庄子》而已,连《老子》都未涉猎,更甭说《易经》了。但是,宋远桥却到了“深通易理”的地步。可见,他对道家义理(哲学)的兴趣,是远高于由此演化而来的武功的。武当山宋远桥对空智相面一节,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宋远桥暗暗奇怪,他颇精于风鉴相人之学,心道:“常人生了空智大师这副容貌,若非短命,便是早遭横祸,何以他非但得享高寿,还成为武林中人所共仰的宗师?看来我这相人之学,所知实在有限。”“看来我这相人之学,所知实在有限”,宋远桥对于《易经》及衍生学问的浓厚兴趣,跃然纸上。
   关于这一点,张三丰是很清楚的。——张三丰伸手扶他起来,说道:“此事你确有罪愆,本派掌门弟子之位,今日起由莲舟接任。你专心精研太极拳法,掌门的俗务,不必再管了。”张三丰要宋远桥“专心精研太极拳法”,显然不是因为他武功最高。单以无功而论,这时候的俞莲舟只怕已经在宋远桥之上了。但太极拳脱胎于《易经》太极图,必须有相当的易理功底才能深入,宋远桥“深通易理”,无疑是最合适的。张三丰将掌门称为俗务,并非单纯为了安慰宋远桥,而是对宋远桥一直以来对“道”的追求的认可。
   由于追求的是“道”而非“武”,宋远桥的个人素养是武当七侠中最高的,在很多大事面前,始终能保持“冲淡弘远”。如俞岱岩事件之对待都大锦,光明顶之对待殷天正,对待比武受伤的宋青书等,都非常得体。但在听到宋青书是杀害莫声谷的凶手时,在提剑欲杀宋青书时,宋远桥却再也无法“冲淡”了。有人以此责备宋远桥。但在我看来,这反映了宋远桥人性的光辉。谁说一定要亲手杀死儿子才算英雄?才算对得起师弟?如果什么事都以“大义灭亲”作为评判对错的标准的话,那么人和动物还有什么区别?宋远桥首先是人,是父亲,他宁愿自杀也不忍杀儿子,这才是人性的体现,是道家的“返璞归真”。
  
   作为大师哥和掌门接班人,师父又那么长寿,宋远桥是很难做的,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来麻烦。纵观宋远桥的一生,他本人不想当武当掌门是无疑的,但他却有个想当掌门且具备足够实力的儿子。所以到了后来,宋远桥的心里是相当矛盾的。即便自己不想当掌门,他也得为儿子想想,所以他陷入了两难境界。关于这一点,将在宋青书一节详加讨论。

  2、俞莲舟:不争之争
  
   在倚天的江湖里,俞莲舟有勇有谋,有情有义,不愧武当七侠的领军人物。
   俞莲舟于第四章登场后,名字多次与宋远桥并列,充分显示了其在武当派中的崇高地位,——与大师哥宋远桥不相上下。紧接着,张三丰就将保护龙门镖局的重任交给了他,受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俞莲舟带着莫声谷匆忙往临安,但却落在了后出发的张翠山之后,龙门镖局早已满门被屠。故事的重心自此转到张翠山,俞莲舟隐入幕后。

   俞莲舟再次登场,已经是十年后了。在海上遇见他时,不单张翠山一家吃惊,读者可能也心里没底:十年前被俞二侠闪了,此次再见不知是祸是福。别担心,俞莲舟接下来的表现,将彻底改变读者的误会。在认出张翠山的一刹那,我们看到了俞莲舟对师弟诚挚的兄弟之情;在对待张翠山和殷素素一事上,我们看到了俞莲舟的深明大义;在护送张翠山一家回武当山的途中,我们看到了俞莲舟的缜密;在张无忌被擒一事上,我们看到了俞莲舟的深谋远虑……整个旅程,虽然因为张无忌的被擒而打破了完美,但俞莲舟的表现是完美的,大度、沉稳、临危不乱,成大事者的形象慢慢树立了起来。
   接下来的武当山上张三丰百岁生日上,俞莲舟的沉稳和谋略更是一展无遗。面对以少林为首的各大门派的挑衅,俞莲舟和张松溪见招拆招,在极端被动的情况下,始终保持着难得的主动权。其间关于俞莲舟演化“虎爪绝户手”的插曲,也充分显示了俞莲舟斗智不斗狠的智慧。——原来武当派有一门极厉害的擒拿手法,叫作“虎爪手”。俞莲舟学会之后,总嫌其一拿之下,对方若是武功高强,仍能强运内劲挣脱,不免成为比拼内力的局面,于是自加变化,从“虎爪手”中脱胎,创了十二招新招出来。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即便打斗,俞莲舟也更看重智慧,而不是蛮力。充分显示了俞莲舟的个性。
   当然,作为大侠,光有大度、沉稳、临危不乱、智慧等品质是不够的,还必须有“侠义”。所以,光明顶再次出场时,作者着重刻画了俞莲舟的侠义。殷天正连战张松溪、莫声谷、宋远桥后,已是油竭灯枯,俞莲舟有充足的理由捡个便宜,可他不但放弃了,还挺身而出阻止乘人之危的唐文亮。两相对比,俞莲舟的大侠风范触手可及。之后面对重伤后的曾阿牛,俞莲舟再次表现出了侠者风范,出言阻止乘人之危的宋青书,虽然未果,但不忍之心充分体现。也许有人认为这没什么,毕竟不是保家卫国、杀富济贫、锄强扶弱。但作为真正的侠客,保家卫国也好,杀富济贫也罢,都只是表象,根本在于内心的认知。所以,和现场甚至同时代的所谓大侠相比,俞莲舟是高出不少的。
   有了上述的诸多品质,加上出类拔萃的武功修为,俞莲舟最终接任武当掌门,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但是,他的掌门之位是建立在宋青书之死和宋远桥被废的基础上的,难免让人想入非非:俞莲舟是否自始至终都在玩阴谋?因为有的事情,确实不那么好解释。
  虽然在武当七侠露面不久,作者就有意无意的告诉读者,宋远桥是唯一钦定、合法的掌门接班人,但仔细考察,武当掌门之位其实一直存在着争夺的暗涌。俞岱岩残废后,武当掌门之位的争夺集中在三个人身上:宋远桥、俞莲舟和张翠山。宋远桥是大弟子,是法定的掌门之位继承者;俞莲舟是武当七侠中武功最好的,智谋其实不在张松溪之下,能文能武,无疑是掌门之位的有力竞争者;张翠山虽然年纪较轻,但深得张三丰的喜欢,而且和殷梨亭、莫声谷的关系都不错,是潜在的竞争者。关于这一点,俞莲舟心里应该是很清楚的。也许正是因为清楚种种关系,俞莲舟在做很多事情时,都“留有分寸”,因此也让人生疑。
   第一件事情,是俞莲舟携莫声谷前往临安保护龙门镖局,居然落在了张翠山之后。先不管原因和过程,此事确实直接促成了张翠山的失踪,并背上永远也洗不清的罪名。即便我们承认俞莲舟不可能和殷素素串通好陷害张翠山,但凭俞莲舟的干练,这种“迟到”还是很难理解的。毕竟,俞莲舟出发前就在张三丰的提示下,“知道”了龙门镖局可能会遭殃,但他却“让”张翠山先行,不能不让人觉得蹊跷。
   第二件事,是武当山上俞莲舟不但不阻止,还促成殷素素速速会见俞岱岩一事。俞莲舟是张翠山外的武当六侠中最先见到殷素素的,一路从海上到武当山,发生了很多事情,俞莲舟也和殷素素谈了很多,自然知道殷素素托人护送俞岱岩一节。以俞莲舟的智慧和老辣,对殷素素的了解自然很深了,对张翠山了解之深,就更不用说。上到武当山后,张翠山还向俞莲舟等承认了殷素素杀死龙门镖局满门的事实,这个一向严肃的二师兄却首肯“饶过”殷素素。在这件事情上,张翠山是深切痛苦的,如果师父或师兄弟怪罪,他不可能杀妻子,只可能自杀。对于此,俞莲舟不可能不清楚。但是,接下来不但主动提出“武当七侠”对付少林12僧,由此派生出使用“真武七截阵”,还一起让殷素素替代俞岱岩。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了:殷素素被俞岱岩认出,张翠山无法承受妻子对三师哥的伤害,自刎而死,殷素素也自杀。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张翠山一死,俞莲舟是不是就少了一个掌门竞争者呢?
   如果说上面两件事算计的是张翠山的话,那么下面两件算计的则是宋远桥父子。
   第三件事,是俞莲舟在光明顶却始终不出战。虽然是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但在对付明教高手时,能派得上用场的实际上只有武当诸侠、少林几大高僧和灭绝师太等数人。对付殷天正时,张松溪、莫声谷先后败下阵来,按理说这个时候最该出手的是俞莲舟:武功在殷梨亭之上,胜殷天正更有把握,地位在宋远桥之下,输了也不很丢武当派面子。但是,俞莲舟却迟迟不出手。之后在对待宋青书“乘人之危”对付曾阿牛的事情上,俞莲舟那句阻止的话(不成!我们许你出手,跟我们亲自出手并无分别)甚至更像是怂恿,最终导致宋青书惨败受辱,从此一蹶不振,走向歪道。
   第四件事,是屠狮大会上俞莲舟对待宋青书的态度。宋青书不但杀了莫声谷,还意欲加害张三丰,基本上已是武当派的公敌。但是,他是宋远桥的儿子,曾经是武当派最杰出的第三代弟子。这么多年来,对武当派,宋青书还是有贡献的。正因为此,殷梨亭并不忍杀死或重伤宋青书。而俞莲舟的态度,自始至终都是杀之而后快。其实,早在雪地上得知宋青书背叛武当时,俞莲舟就表现出了不同于他人的态度——俞莲舟忙扶起张无忌,说道:“先前我们都错怪了你,是我们的不是。咱们亲如骨肉,这一切不必多说了。真想不到青书……唉,若非咱们亲耳听见,又有谁能够相信?”这句话是说给大家听的,更是说给宋远桥听的,言外之意十分深沉。宋青书虽然在屠狮大会逃过一死,但回到武当山却终于没能逃过一劫,还赔上了父亲本来板上钉钉的掌门之位。此时,张翠山墓木已拱,莫声谷尸骨已寒,俞岱岩伤残未愈,张松溪、殷梨亭资历尚浅,俞莲舟则名正言顺的成为新的掌门接班人。
  
   由于武当七侠是被金庸正面塑造的人物,是正派侠客的代表,所以更多的是突显他们的侠骨丹心,以及超越兄弟般的情谊,即使有阴谋,也不可能给出明显的线索。作为武当七侠的领军人和第二代武当掌门,俞莲舟的出镜率更是除张翠山外最高的,是金庸重点塑造的侠义形象,更不可能将之与阴谋联系在一起。因此,虽然有很多证据证明俞莲舟的掌门之路并不那么光彩,但金庸却竭力将之冲淡甚至化解,让人找不到“阴谋”的切实证据。所以表面看来,俞莲舟的掌门之路更像是道家高人的“不争之争”,而非苦心积虑的阴谋。

  3、俞岱岩:就中沦落不过君
  
   相对于张翠山和莫声谷的夭亡,宋远桥的白发人送发人,甚至殷梨亭的夺妻之恨,俞岱岩算是幸运的了,毕竟只是伤残,所谓好死不如赖活。但是,30出头就半身残废,卧床不起近1/4个世纪,名字渐渐淡出“武当七侠”;年届不惑又不经意间致五弟夫妇双双自杀,从此承受良心的谴责……从这个角度讲,俞岱岩才是武当七侠中遭遇最惨的。

   俞岱岩虽然是倚天主体故事开始后第一个出场的人物,但他的故事基本只延续了一个章节,他这一辈子能让读者记住的大体也只有两件事——偶遇屠龙刀却致自己残废,欲揪真凶而致五师弟夫妇自杀,所以形象并不怎么突出。由于没有在读者面前做过什么好事和大事,俞岱岩并不怎么受读者待见,人气基本是武当七侠中垫底的。
   客观而言,俞岱岩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甫一出场,作者就告诉读者,“这壮士姓俞名岱岩,乃武当派祖师张三丰的第三名弟子。这年年初奉师命前赴福建诛杀一个戕害良民、无恶不作的剧盗”。从武当山到福建,何止千里?俞岱岩却不远千里前往行侠,侠义之心可昭日月。(这个剧盗也真TM倒霉,在那个没有网络的时代,竟然也被跨省追捕)在临安偶遇屠龙刀争夺并参与其中,也完全是因为俞岱岩的侠义之心——俞岱岩从窗缝中向外张望,只见那群盐枭挑着担子出门,想起那人那句话:“莫惊动了邻房那个客人,多生事端。”暗想:“这群私枭鬼鬼祟祟,显是要去干甚么歹事,既教我撞见了,可不能不管。若能阻止他们伤天害理,救得一两个好人,便是误了恩师的千秋寿诞,他老人家也必喜欢。”行文至此,一个大侠的形象已初具轮廓。再至出手救援海东青,俞岱岩名门弟子的正派侠义形象逐渐清晰起来。——俞岱岩本觉得这干人个个凶狠悍恶,事不关己,也就不必出手。斯时见老者命在顷刻,只要一入炉中,立时化成焦炭,终究救命要紧,当即纵身高跃,一转一折,在半空中伸下手来,抓住那老者的发髻一提,轻轻巧巧的落在一旁。
   俞岱岩虽然无心争夺屠龙刀,却阴差阳错的救了持有屠龙刀的海东青一命,面对重伤的海东青,不但未“见宝眼开”,还好心的赠与救伤灵药。当屠龙刀最终落入俞岱岩之手后,相信很多读者都会认可这个结果,不为别的,就因为相信俞岱岩是位大侠,屠龙刀这样的宝物,他,“值得拥有”。
   不过,俞岱岩侠义的光辉很快就被淹没了,直至完全消失。
   首先,俞岱岩给了读者办事能力差、不值得信赖的感觉。其前往福建诛杀剧盗,竟然被“那剧盗听到风声,立时潜藏隐匿,俞岱岩费了两个多月时光,才找到他的秘密巢穴”,导致“本来预计十日可完的事,却耗了两个多月”。真不知道俞岱岩是怎么搞的,“跨省追捕”还搞那么大的动作,幸亏那个剧盗只是逃避而不是“反追捕”,否则俞岱岩自己可能就被关门打狗了。而钱塘江上屠龙刀换解药一事,在敌我情况完全不明朗的情况下,俞岱岩竟然没得到解药就毫不犹豫的给了屠龙刀——那人伸出左手食指,指着他脸,笑道:“嘻嘻!你这人怎地这般傻,不等我给解药,却将宝刀给了我?”俞岱岩怒道:“男儿一言,快马一鞭,我答应以刀换药,难道还抵赖不成?先给迟给不是一般?”那人笑道:“你手中有刀,我终是忌你三分。便说你打我不过,将刀往江中一抛,未必再捞得到。现下宝刀既入我手,你还想我给解药么?”
   如此低下的办事能力和江湖经验,真让人怀疑俞岱岩的名气是怎样闯出来的,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居然没死!
   其次,俞岱岩给了读者度量太小的感觉。俞岱岩虽然无心争夺屠龙刀,但屠龙刀确实到了他手上,本就无主的东西被人抢走十分正常,况且,人家并没有要他的命。而且,殷素素还花了数千两黄金雇镖局不远千里送他回武当山。从某种意义上讲,俞岱岩被大力金刚指整成残废,罪魁祸首并非殷素素,而是屠龙刀。早在十年之前,张松溪等都认识到了这一点。但事情过去了十年,殷素素已经成了五弟张翠山的妻子,俞岱岩却毫不顾及殷素素的护送之恩和张翠山的兄弟之情,当众“揭发”弟妹,直接导致五弟夫妇的自杀,心胸未免显得窄了点。对比谢逊不记殷素素刺目之仇、五散人不记杨逍击伤之仇,俞岱岩的度量确实稍嫌小了点。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仇人”已经变成了弟妹,何必还如此苦苦相逼呢?
  
   虽然名字被提及的次数居于武当七侠的中游,但俞岱岩给读者的印象并不深,不如出现频率更高的俞莲舟和殷梨亭,比之频率更低的宋远桥、莫声谷也有所不如,只堪堪和张松溪打成平手。这一方面因为俞岱岩的故事太过集中,另一方面则因为残废得太早,远没有其他师兄弟出彩。俞岱岩残废后,张翠山随之失踪,武当七侠变成了武当五侠,活着的俞三侠硬生生的被江湖除名,多么残酷啊?“但是侠客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

  4、张松溪:君乃江湖武诸葛
  
   也许是太“中”了,张松溪成了武当七侠中最被忽视的一位,虽然他比谁都足智多谋。客观而言,张松溪的形象并不单薄,他的身上充满了智慧和侠义。

   张松溪是通过一句温馨的安慰话走入读者视野的。——四弟子张松溪道:“你老人家至少活到二百岁,我们每十年干桩好事,加起来也不少啦。”这么一句温馨的话,从张松溪的口里说出来,一下子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大侠其实也是人。正当读者以为张松溪不过是位邻家阿叔的时候,俞岱岩的意外受伤让他过人的镇静一展无遗:先是沉稳的帮师父救治三师哥,紧接着制止张翠山的冲动。——“张翠山怒气难以遏制,左肘弯过,往他腰眼里撞去。这一下仍是极快,但张松溪伸掌在张翠山肩头一推,张翠山这肘槌便落了空。”虽然只是个小动作,但和张翠山的表现相比,我们看到了张松溪超乎寻常的理智和成熟。所以,在遇到刺手问题的时候,连师父都要问计于他。——张三丰望着天井中的一棵大槐树出神,摇头道:“这事好生棘手,松溪,你说如何?”
   做足铺垫之后,作者不再吝啬笔墨,大大方方的给了张松溪应有的“名份”——“武当七弟子中以张松溪最是足智多谋”,并将之充分展示。
   面对俞岱岩的重伤,莫声谷在流鼻涕,殷梨亭在偷着哭,张翠山只知道胡搅乱缠,连宋大俞二都不知所措,张松溪却洞悉关键——“据弟子想,罪魁祸首不是少林派,而是屠龙刀”,迅速提出建设性意见——“三哥手足筋骨折断,那是外伤,但在浙江临安府已身中剧毒。据弟子想,咱们首先要去临安查询三哥如何中毒,是谁下的毒手?”放在今天,如果让他当侦探,破案率至少提高50%,冤案至少减少25%。张松溪不但判断准确,在接受任务时,也能充分领会领导的意思——张松溪心想:“倘若只不过送一封信,单是差六弟也就够了。师父命大师哥亲自出马,还叫我同去,其中必有深意,想是还防着少林寺护短不认,叫我们相机行事。”这样的人才,不让去做跨国公司CEO,真是“暴殄天物圣所哀”啊!
   其实,此次只是小试牛刀。十年后,张松溪更加淋漓尽致的向读者展示了他的料事如神和随机应变,虽然,最后武当派还是意外的付出了惨痛代价。
   张翠山从冰火岛回来的消息沸腾了整个江湖,各大门派不约而同的前往武当山“凑热闹”。张翠山人还未到,五凤刀门、三大镖局的总镖头已经到武当问罪了。这些连宋大侠的宽厚、莫七侠的耿直都无法摆平的人物,却被张四侠几句话就摆平了。之所以能摆平他们,是因为张松溪很早之前就有意识的埋下了伏笔,其眼光之独到与深谋远虑,无疑远在其他师兄弟之上。但是,由于“解怨”五凤刀门等的过程是虚写,大大减弱了张松溪人格的冲击力。
   张三丰的百岁生日,是武当派的大喜事,但却“引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昆仑、崆峒、华山、峨嵋、少林,各大门派的高手都不约而同的前来,以祝寿之名,行勒索之实。如此大的排场,别说武当七侠,连张三丰只怕都没有遇到过:
  ——张翠山道:“他们相互约好了的,大家见面之时,显是成竹在胸。虽然有些人假作惊异,实则是欲盖弥彰。”张松溪道:“不错,他们并非诚心来给师父拜寿。”张翠山道:“拜寿为名,问罪是实。”张松溪道:“不是兴师问罪。龙门镖局的命案,决计请不动铁琴先生何太冲出马。”张翠山道:“嗯,这些人全是为了金毛狮王谢逊。”张松溪冷笑道:“他们可把武当门人瞧得忒也小了。纵使他们倚多为胜,难道武当门下弟子竟会出卖朋友?五弟,那谢逊便算十恶不赦的奸徒,既是你的义兄,决不能从你口中吐露他的行踪。”张翠山道:“四哥说的是。咱们怎么办?”张松溪微一沉吟,道:“大家小心些便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武当七侠大风大浪见得惯了,岂能怕得了他们?”
  ——俞莲舟心下黯然:“连四弟也束手无策,看来今日武当六弟子要血溅山头了。”若是以一敌一,来客之中只怕谁也不是武当六侠的对手,可是此刻山上之势,不但是二十对一,且是三四十对一的局面。
   虽然如此,但张松溪还是凭着他的智慧,牢牢的把控着局面。首先,张松溪成功的稳定了武当七侠内部,给了各位兄弟必胜的信心:
  ——张松溪扯了扯俞莲舟衣角,两人走到厅后。张松溪道:“待会说僵之后,若能用言语挤住了他们,单打独斗,以六阵定输赢,咱们自是立于不败之地,可是他们有备而来,定然想到此节,决不会答允只斗六阵便算,势必是个群殴的局面。”
  ——张松溪点头道:“好,便是这样。”微一沉吟,道:“或有一策,可以行险侥幸。”俞莲舟喜道:“行险侥幸,那也说不得了。四弟有何妙计?”张松溪道:“咱们各人认定一个对手,对方一动手,咱们一个服侍一个,一招之内便擒在手中。教他们有所顾忌,不敢强来。”俞莲舟踌躇道:“若不能一招便即擒住,旁人必定上来相助。要一招得手,只怕……”张松溪道:“大难当头,出手狠些也说不得了。使‘虎爪绝户手’!”
   接着,又成功的扰乱了敌人的计划,牵着敌人的鼻子走:
  ——张松溪伸手怀中,摸出了一只金元宝,金锭上指痕明晰,大声道:“天下英雄共见,害我俞三哥之人,便是在这金元宝上捏出指痕的少林弟子。除了少林派的金刚指力,还有哪一家、哪一派的武功能捏金生印么?”圆音、圆业指证张翠山,不过凭着口中言语,张松溪却取了证物出来,比之徒托空言,显是更加有力了。
  ——张松溪道:“空智大师定要单打独斗,那也无不可。只是我们兄弟七人,除了三哥俞岱岩因遭少林弟子毒手以致无法起床之外,余下六人却是谁也不敢退后。我们六阵分胜败,武当六弟子分别迎战少林六位高僧,六阵中胜得四阵者为赢。”
  每次读书至此,我都不禁怀疑张松溪不但系统的学过心理学,而且一定是实战满分的高手。他对敌我心理把握之准确,已经到了分毫不差的地步。当然,那个年代是没有这门学科的。所以张松溪一定对《孙子兵法》等兵家经典、《鬼谷子》等纵横家经典烂熟胸,否则很难想象他能有如此出色的心理把握能力。
   遗憾的是,张松溪虽然表现出色,但却被张翠山夫妇自刎的悲剧冲淡了,以致读者都记住了张氏夫妇的悲剧,却忘了张松溪的智慧。以致此后作者虽然多次表现张松溪的智慧,读者都不再“领情”,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觉得张松溪形象单薄的原因。
  ——殷天正神威凛凛,双目炯炯,如电闪动。张松溪却是谨守武当心法中“以逸待劳、以静制动”的要旨,严密守卫。他知殷天正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内力修为是深了二十余年,但自己正当壮年,长力充沛,对方年纪衰迈,时刻一久,便有取胜之机。(武功越高,当然胜面越大,但真正的高手,比的却是智慧)
  ¬——张松溪道:“鞑子料得咱们不是向南,便向东南,咱们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径向西北,诸位以为如何?”众人都是一怔。杨逍却拍手说道:“张四侠的见地高极。西北地广人稀,随便找一处荒山,尽可躲得一时。鞑子定然料想不到。”众人越想越觉张松溪此计大妙,当下拨转马匹,径向北行。(杨逍何等人物?关键时刻却也逊色于张松溪)
  ——但张松溪极是机灵,瞧出他上山之时的狼狈神态有些做作,早已通知了三个师兄弟,四人分布四角,张无忌一步踏上,四柄长剑的剑尖已离他身子不及半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张松溪在,就基本不会出漏子)
  ——张无忌所点这四处穴道只能制住下肢,正要往他背心“中枢”穴补上一指,猛听得张松溪大声惨呼,双眼翻白,上身一阵痉挛,直挺挺的死了过去……突然之间,张松溪左手一探,已拉下了他脸上蒙着的衣襟。两人面面相觑,都是呆了。(死不瞑目,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而张松溪是绝对不会的)
   但是,作为侠客,光有“智慧”却是不够的,还必须有一流的武功修为和侠者风范,否则就会沦为平庸。一流的武功,张松溪张四侠自然是不缺的。
  ——张无忌微一沉吟,正想抢上去设法拆解,忽听殷天正和张松溪齐声大喝,四掌发力,各自退出了六七步。……张松溪道:“晚辈适才多退一步,已输了半招。”躬身一揖,神定气闲的退了下去。(张松溪的武功比之殷天正相差甚微,无疑是一流高手;更难得的是,那份认输的胸怀——赢得起没什么了不起,输得起才真正了不起)
  ——俞莲舟道:“大哥说得是。咱们即日回山,请师父指点。日后武当派卷土重来,待这少年伤愈之后,再决胜负。”他这几句话说得光明磊落,豪气逼人,今日虽然认输,但不信武当派终究会技不如人。张松溪和莫声谷齐道:“正该如此!”(大侠不在于你能杀多少人,而在于是不是有不乘人之危的胸怀,俞莲舟有,莫声谷有,张松溪当然也有)
  ——张松溪心下大骇,眼见四人中只剩下自己一人,无论如何非此人敌手,但同门义重,决计不能独自逃命,挺起长剑,刷刷刷三剑,向张无忌刺了过来。张无忌见他身当危难,可是步法沉稳,剑招丝毫不乱,这三剑来得凌厉,但每一剑仍是严守武当家法,心下暗暗喝采:“若不是我学到了这一门古怪功夫,要抵挡四位师伯叔的联手进攻,大非易事。”(武功修炼到最后,其实就变成了“修心”,张松溪深得其妙)
  
   武功出色,再加之智慧过人,张松溪实则是武当七侠中的佼佼者。俞莲舟虽然武功高强,办事严谨,但是眼光和智慧上,比之张松溪却有一定的差距。所以一直觉得,如果张三丰将掌门之位传给张松溪,让他主抓武当的发展,宋大和俞二则负责武功的钻研和开发,武当派的发展说不定会更好。毕竟,像张松溪这样的江湖武诸葛,是多年才出一个的。

  5、殷梨亭:大侠也本真
  
   古人用"六"代表阴,在《易经》里面,如坤卦有"初六:履霜,坚冰至"、"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等,凡遇阴爻均用六代替。或许是因为犯了"六"的忌讳,殷梨亭成为倚天里面最女人化的男人。那些原本只和女人有关的元素如哭泣、依恋、腼腆等,在殷梨亭身上比比皆是,使得大名鼎鼎的殷六侠,成为人们重点"保护"的对象。

   殷梨亭的第一个特点,是喜欢哭。只要遇到伤心的事情,无论场合,无论地点,殷梨亭都忍不住要哭。俞岱岩受伤的时候,他哭了,前前后后哭的还不止一次;十年后,俞岱岩见到殷素素,"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说起了伤心话,俞岱岩、殷素素都没哭,殷梨亭却又哭了;之后张翠山自杀,殷梨亭更是大哭不止,把旁边的纪晓芙都感染得一起哭起来;再十年后在光明顶遇到受伤的张无忌,先是流着泪要杀"曾阿牛",当得知曾阿牛就是失散多年的张无忌时,马上就泪眼婆娑;紧接着,遇见了那个长得极像她母亲纪晓芙的杨不悔,没说几句话,殷梨亭就"双手掩面"而去……纵观整个倚天江湖,上至大侠刀客,下至丫鬟小婢,还真找不到第二个人像殷梨亭这么"随性",想哭就哭。俞岱岩受伤之时,殷梨亭才十几岁,年轻随性,哭一哭情有可原;但光明顶之时,已经是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了,仍然想哭就哭,还真个是"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爱哭的人,一般都伴随着腼腆。殷梨亭的腼腆,也超乎常人。所以,凡遇到稍微牵涉到个人隐私--尤其是男女隐私的事情,殷梨亭就会脸红。--俞莲舟笑道:"五弟有了嫂子,你还道是十年之前么?五弟,你回来得正好,咱们喝了师父的寿酒之后,跟着便喝六弟的喜酒了。"张翠山大喜,鼓掌笑道:"妙极,妙极!新娘子是哪一位名门之女?"殷梨亭脸一红,忸怩着不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此时的殷梨亭已经是二十好几岁的大男人了,还一提到女人就脸红,真是"不让少年郎"。天鹰教派人给张翠山送礼,张松溪不过随便开了句"又不是金鞭纪老英雄送礼来,要你忙些甚么"的玩笑,殷梨亭就又脸红了。张三丰百岁生日那天,纪晓芙一露面,殷梨亭不但脸红,竟然连招呼都不敢上去打一声。须知,此时的纪晓芙名义上已经是殷梨亭"未过门的妻子"了,殷六侠当真异于常人。
   爱哭与腼腆的背后,隐藏的实际上是殷梨亭"懦弱"的个性,甚至连懦弱的张无忌都觉得殷梨亭太"懦弱"了。这种懦弱,直接导致了殷梨亭前半生的爱情悲剧。在殷梨亭-纪晓芙-杨逍这组三角关系中,殷梨亭实际上是占有先机和名正言顺的,但他却从来没有主动过,眼睁睁的输给了杨逍。但如果仔细分析,你会发现殷梨亭的"懦弱"其实只限于感情,属于天生情商不发达。作为江湖人士,殷梨亭的表现还是相当勇敢的。
  --殷梨亭不疾不徐的漫步扬长而来,遇有敌人上前阻挡,他长剑一颤,呛啷一声,便有一件兵刃落地。那少妇回身喝道:"你是武当……"呛啷、呛啷两声,她双手各执一刀,双刀落地时便有两下声响。
  --余下两名魔教道人见己方伤了一人,对方又来了帮手,心中早怯,突然呼啸一声,两人分向南北急奔。殷梨亭飞步追逐那逃向南方的道人。他脚下快得多,抢出七八步,便已追到道人身后。那道人回过身来,狂舞双刀,想与他拼个两败俱伤。……便在此时,蓦地里青光一闪,一柄长剑从殷梨亭手中掷出,急飞向北,如风驰电掣般射向那道人背心。那道人陡然惊觉,待要闪避时,长剑已穿心而过,透过了他的身子,仍是向前疾飞。那道人脚下兀自不停,又向前奔了两丈有余,这才扑地倒毙。那柄长剑却又在那道人身前三丈之外方始落下,青光闪耀,笔直的插在沙中,虽是一柄无生无知的长剑,却也是神威凛凛。众人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无不神驰目眩,半晌说不出话来。待得回头再看殷梨亭时,只见和他缠斗的那个魔教道人身子摇摇晃晃,便似喝醉了酒一般,抛下了双刀,两手在空中乱舞乱抓,殷梨亭不再理他,自行向峨嵋众人走来。
  --殷梨亭一声清啸,长剑递出,指向殷无禄。殷无禄横刀便封,刀剑相交。此时殷梨亭内力浑厚,已是非同小可,拍的一声,殷无禄的单刀震得陡然弯了过去,变成了一把曲尺。殷无禄吃了一惊,向旁跃开三步。
  --殷梨亭站在师兄身旁,当即双掌一扬,迎着雷火弹接去,待得手掌与雷火弹将触未触之际,施出太极拳中"揽雀尾式",将雷火弹轻轻拢住,脚下"金鸡独立式",左足着地,右足悬空,全身急转,宛似一枚陀螺。
   书中还有多处类似的描写,我不知道别人看到这些文字会有什么反应,反正我每次读着它们,都会陶醉。这些文字里的殷梨亭,潇洒、沉稳、机智、勇敢,几乎所有褒义词用上都不为过。这哪是个懦弱的人能做的事?分明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
   其实,殷梨亭之所以给人"懦弱"的感觉,完全是因为他的感情太本真,就像一泊毫未受过污染的潭水,清见底,只要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直透其内心。殷梨亭的感情,是百分之百本真的,所以他会毫无顾忌的哭泣,会旁若无人的脸红,会自顾自的感动。他内心想的,就是他言于口或形于色的;他言于口或形于色的,就是他内心所想的。所以,他初次遇到殷素素,会说殷素素不但是他的嫂子,还是他的姐姐;所以,十年后和张翠山重逢,他还想着和张五哥睡一张床;所以,在可能有性命之忧的抵御外辱中,他会推荐自己的未婚妻,而不是五嫂殷素素……
  --殷素素病得沉重,点头笑了笑,低声叫了声:"六弟!"殷梨亭笑道:"五嫂也姓殷,那好极了,不但是我嫂子,还是我姊姊。"
  --当晚四人在仙人渡客店中歇宿,殷梨亭便要和张翠山同榻而卧。……俞莲舟笑道:"五弟有了嫂子,你还道是十年之前么?五弟,你回来得正好,咱们喝了师父的寿酒之后,跟着便喝六弟的喜酒了。"
  --殷梨亭却紧紧握住了拳头,满脸通红,不肯伸掌。莫声谷道:"咦,奇了,有甚么古怪?"硬扳开他手掌,只见他掌心上写着"纪姑娘"三字。
   你可以说殷梨亭不够主动,甚至可以骂他懦弱,但如果真的面对这么个本真的男子,你很可能会被他感染,而不忍去伤害他。何况,除了感情以外,能伤害殷六侠的人,倚天江湖里并不多。不知道什么原因,每次读到殷梨亭的故事,甚至是想到殷梨亭这个人,我都想着找这么个弟弟,长得帅,话有趣,人真诚,关键是愿意跟在你的屁股后面走。像殷梨亭这样的人,交上了绝对是个不错的朋友。
  
   倚天里的武当七侠,每个人都有值得欣赏的地方,但如果硬要选择一个喜欢的的话,个人选择殷梨亭。如此本真、随性的男人,世界上真的很难找。庄子主张"绝圣弃智",老子主张"返璞归真"。不管是绝圣弃智还是返璞归真,都是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而殷梨亭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真",属于天生"得道"那种。所以会认为,殷梨亭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俞二或张四的那份成熟,但假以时日,他在武当武功上的成就却一定会超过众师兄。原因很简单,殷梨亭的本真和法自然的"道"最相通的,更能领会"太极拳剑"的奥妙。

  6、莫声谷:纵死犹闻侠骨香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王维《少年行》
   一直觉得,莫声谷身上有着汉唐时代华夏男儿的气质,令人折服,让人向往。
   初次出场时,莫声谷还是个孩子。如果依据史实,1336年他不过13岁;结合倚天的情节推断,最多也不过十五六岁,也只是个半大孩子。所以,当三哥和五哥迟迟不回武当山,莫声谷和心理年龄偏小的殷梨亭一样着急,“在紫霄宫门口进进出出,也不知已有多少遍”。莫声谷对于三哥、五哥的感情,溢于言表。

   虽只是个半大孩子,但莫声谷可能早已行走江湖。俞莲舟奉命下山保护龙门镖局时,带着的就是莫声谷。作者似乎想借这个情节告诉读者,十五六岁的莫声谷,在武功上已经小有成就,否则不但成不了俞莲舟的帮手,还会成为累赘。虽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莫声谷当时的武功有多高,但张三丰既然敢那么安排,肯定认为已经莫声谷已经高过一般江湖武人。小小年纪有此成就,可见莫声谷的资质也是很不错的。
   但是,莫声谷此次出场却只留下一句话——七弟子莫声谷笑道:“哈哈,就怕我们七个弟子没这么多岁数好活……”虽然只一句话,却将其“耿直”的性格展露了出来。这种样的言语,恐怕也只有口没遮拦的莫声谷才说得出来。此外,作者还通过张翠山在临安的喊话,引出了莫声谷擅长暗器的特点——“武当七侠中以七侠莫声谷发射暗器之技最精,因此张翠山猜想是莫七弟到了”。但同时也会让敏感的读者认为:莫声谷可能有缺陷。毕竟,一般正派武林人士,是不会专门去练暗器的。也许作者后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光明顶对战殷天正时,莫声谷使的是剑。纵观倚天全书,也并没见到莫声谷用过暗器。
   十年后莫声谷再次出场,他的豪气立马把所有猜忌一扫而空,成为读者欣赏的对象。当年那个半大孩子,如今已经长成男人——“莫声谷却已长得魁梧奇伟,虽只二十来岁,却已长了满脸的浓髯,看上去比张翠山的年纪还大些”。和殷梨亭的生涩、张翠山的奶油相比,此时的莫声谷不但更具男人味,而且已经能独当一面。——只听莫声谷道:“我们师兄弟七人,虽然本领微薄,但行侠仗义之事向来不敢后人,多承江湖上朋友推奖,赐了‘武当七侠’这个外号。这‘武当七侠’四个字,说来惭愧,我们原不敢当……”张翠山心道:“十年不见,七弟居然已如此能说会道,从前人家问他一句话,他要脸孔红上半天,才答得一句。十年之间,除了我和三哥,人人都是一日千里。”张翠山的感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莫七虽然是和宋大一起会客,但主角俨然是他,大师哥倒成了陪衬。
   不过,莫声谷最让人感动的,并非他的办事能力,而是他的重情重义以及豪爽与侠义。当前来问罪的三个镖师怀疑宋远桥的话时,莫声谷马上回护:“我大师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凭着宋远桥三字,难道三位还信不过么?”这是对武当七侠的自信,更是对大哥的尊严的维护,充满了浓郁的兄弟之情。而当镖师门把矛头指向失踪十年的五哥张翠山时,莫声谷的回应更是让所有人感动:“别说我五哥此刻尚未回山,便是已经回到武当,也只是这句话。莫某跟张翠山生死与共,他的事便是我的事。三位不分青红白,定要诬赖我五哥害了龙门镖局满门。好!这一切便全算是莫某干的。三位要替龙门镖局报仇,尽管往莫某身上招呼。我五哥不在此间,莫声谷便是张翠山,张翠山便是莫声谷。老实跟你说,莫某的武功智谋,远远不及我五哥,你们找上了我,算你们运气不坏。”如果是你,在强敌临门的时候,有人为你说出这样一段话,你会怎样?如果是我的话,我只想说一句话:“如果兄弟也能交的话,那么兄弟当交莫声谷。”
   可以这么说,武当七侠的兄弟之情,一大半是通过莫声谷向读者传达的。十年之后的光明顶,因为死去的张翠山、残废的俞岱岩,莫声谷再次不顾一切。——突然武当派中抢出一个汉子,指着殷天正恕道:“殷老儿,你不提我张五哥,那也罢了!今日提起,叫人好生恼恨。我俞三哥、张五哥两人,全是伤折在你天鹰教手中,此仇不报,我莫声谷枉居‘武当七侠’之名。”也许侠义真的大于兄弟情分,但如果一个人能为了兄弟情分舍弃侠义的话,他也同样伟大,同样让人肃然起敬。
   此外,莫声谷的豪爽和侠义,依然让人肃然起敬。莫声谷曾经大声喝斥过云鹤等三位镖师,但在得知云鹤是“反元英雄”后,马上就去认错。——莫声谷道:“瞧不出他竟具这等胸襟,实是可敬可佩。四哥,你且莫说下去,等我归来再说……”说着急奔出门。……说话之间,莫声谷已奔了回来,说道:“我去向那云总镖头赔了个礼,说我佩服他是个铁铮铮的好男儿。”众人深知这个小师弟的直爽性子,也早料到他出去何事。莫声谷来往飞奔数里,丝毫不以为累,他既知云鹤是个好男儿,若不当面跟他尽释前嫌,言归于好,那便有几晚睡不着觉了。十年后的光明顶,面对重伤的张无忌,打还是不打,武当五侠内部出现分歧,莫声谷再次表现出了侠义情怀——莫声谷道:“名声乃身外之物,只是如此对付一个重伤少年,良心难安。”以“良心”对待事物,我们看到了莫声谷身上闪亮的人性光辉。
   武当七侠中,莫声谷和殷梨亭可能是最招人喜爱的,也是社会上最欠缺的“好人”。前者本真,后者耿直,这样的美越来越少。武当七侠各有各的优点,宋大、俞二让人尊敬,但却敬而远之;俞三不那么突出,给读者的印象不深;张四虽然机智过人,但真正交往起来,你可能不敢轻易与之“交心”;至于张五,易冲动,还有点迂腐,只怕没那么讨你喜欢;只有殷六和莫七这样的“性情中人”,才更加人性的吸引力,更让你喜欢。
  
   莫七的结局却是悲惨的,正当壮年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让人振腕。但回头看莫七的表现,却发现他似乎很难逃过“被暗算”的下场。他虽然重情重义、豪爽耿直,但是行事却稍嫌鲁莽。这样的个性,是很容易在复杂的江湖里吃亏的。光明顶挑战白眉鹰王一事,在己方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莫七的出战不但略显轻率,比拼过程中也显得沉不住气,急于求成,犯了“冒进主义”,最终导致战败受辱。追查宋青书一事,如果换成俞二或张四,倒下的可能就是宋青书。莫七最终没能躲过这一劫,但即便躲过了,日后行走江湖,可能还会失陷于暗算。金庸似乎想用莫声谷的一生阐释“刚不可久”的道理,江湖险恶,还是小心为妙。不过,莫七虽然早逝,但却用他的重情重义和豪爽侠义征服了读者,“纵死犹闻侠骨香”!

  7、宋青书:卿本佳人
   前文考证过,宋青书是金庸为了反衬张无忌而硬塞进来的人物,所以此人行踪诡秘,乍来乍去、乍生乍死,一切作为都是为了“配合”张无忌。如果没有宋青书,张无忌就只能和一帮老男人演对手戏,缺乏对比,说不过去。毕竟郭靖有尹志平、杨康和欧阳克做绿叶,杨过有大武小武与耶律齐陪太子读书,如果张无忌一个都没有,落差也太大了。因为“硬塞”的原因,所以宋青书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突兀,不符合逻辑。

   宋青书的出场是华丽的,年纪轻轻以一挑三,虽败不乱,尽显名家弟子风范,心理素质相当过硬;接下来指挥峨嵋众弟子围堵韦一笑一役,当机立断却立马生效,眼光之独到、判断之准确、应对之合理,均已达到相当之水平,将灭绝师太、周芷若等峨嵋全派都比了下去。韦一笑受阻奔逃之际,也不忘溢美之言。加之长身玉立、面如冠玉,宋青书一出场就征服了整个峨嵋派。“玉面孟尝”之名实至名归。宋青书的出场,无论机智还是武功,抑或是仪表长相,都让读者眼前一亮。可能,有经验的读者很快就能做出判断:此人是作为主角的反衬出现的,结局肯定不会很好。如射雕之杨康、欧阳克,出场也很惊艳,但最终都成了主角的“垫脚石”。
   既然作为反衬塞进来了,作者就得为宋青书的“堕落”伏笔,不久即借蛛儿之口,点明宋青书是“好色”的,不时“偷看”周芷若。至光明顶之战,宋青书的形象和命运急转直下,走到了和主角对立的一面,乘人之危,欲置张无忌于死地,结果却反受其辱。至此,宋青书的形象已经彻底倒了个个,从大侠成为了小丑。当他再次登场时,竟然已经成了武当的叛徒,不但杀害了七师叔莫声谷,还准备回武当派向太师傅、父亲及众师叔下毒,已经从小丑变成恶徒。至少林屠狮大会抓死丐帮长老,到公然和武当派师叔为敌,宋青书恶徒的形象十足定型,按照金庸的武侠逻辑,等待他的就只有一个结果:死!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宋青书无疑是武当第三代最杰出的代表,即便和张无忌比,虽然武功不如,但综合能力还是高出的,是武当派第三代掌门最有力的竞争者,且隐隐已是第三代掌门接班人。宋大本是“向道”之人,对当不当武当掌门其实兴趣不大,但如果真有竞争的话,为了这个儿子,他是不惜一争的。从小说中比较明确的信息来看,宋青书接任第三代掌门,不过是时间问题。如此大好的前途,却为了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不顾一切,联系到他的足智多谋,是不是有点不合理?如果承认金庸的逻辑无误的话,那么就只能探讨宋青书的心理到底有什么问题了。
   其实,说得通俗点,宋青书的“变节”不过是因为女人。联系到张翠山和殷梨亭,武当一派对于女人还真是毫无办法,一沾就出问题。从心理角度分析,一个人珍视什么,就意味着他缺乏什么。所以,宋青书是缺女人的。换句话说,27岁的他,极有可能还是个处男。但是,从宋青书对周芷若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对周芷若却是真心的。一个还是处男的人,是还没到“玩”女人的地步的。只有欧阳克、段正淳那样妻妾成群之徒,或者田伯光、云中鹤那样的“淫贼”,才可能玩女人。而宋青书这样的人,对女人的需求,是涵盖了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的。由于金庸小说的侠客一般都“不近女色”,金庸江湖的侠客也往往以“近女色”来讽刺某个人道败坏,宋青书居然“偷窥”女人,自然成了道败坏之人。莫声谷之所以要追杀他,原因也在此。如果放在现代,偷看女人睡觉换衣服,不过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哪可能上升到“清理门户”的高度?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金庸对于“性”是很保守的,他所继承的是本程朱理学改变过的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不是汉唐之风。从某种意义上讲,金庸是主张中国人应该“性压抑”的,他的出发点是程朱理学修改后的伦理道,而不是汉唐时代张扬个性的文化。
   所以,宋青书之死,实际是死于金庸的道审判和他所主张的“性压抑”。
   其实,直到死,宋青书也没有真正“变坏”,他的骨子眼里还是认为自己是武当弟子,还是不忍滥杀无辜。不知道张三丰掌毙宋青书之时,有没有想过他其实也是宋青书沦落到今天的一个推手——虽然张三丰没有要求弟子必须出家,但他的“单身体验”却无形中传递给了弟子,所以以武当七侠为代表的武当弟子一个个都不懂感情,不懂爱情,在男女之情面前都像孩子,而且个个对“近女色”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这,才导致了莫声谷对宋青书的追杀,才酿成了最后的悲剧。
   宋青书无疑是个悲剧人物,做好人的时候机智勇敢,做了坏人就愚笨得只会任人摆布了。其实,在六大派围攻光明的途中,韦一笑数次骚扰峨嵋派,不管是灭绝师太还是周芷若,都束手无策,而宋青书却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应对的有效措施,足见其见识智谋,都是远在周芷若之上的,后来却完全不知道周芷若想干什么。难道,一个人从好人变成坏人后,智商也会降低吗?显然不是,这不过是金庸想让他死而已,所以让其在智商上也大幅缩水,只能为虎作伥。所以,死不足惜。
  
   宋青书之所以死,是作为主角的反衬不能不承担的“义务”,所以他虽然惊艳出场,但金庸会让他变节,然后用道审判他,用性压抑摧毁他,让他死得“合情合理”。纵观金庸所有小说,他是很喜欢用他所主张的“性压抑”审判人的,这是金庸武侠的一大特色,是对程朱理学之后的中国伦理的继承,但也是极端不人性和现代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宋青书之所以做贼,是被金庸的“性压抑”逼的;金庸之所以让他死,不是因为他做了多少坏事,而是触犯了金庸所主张的“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ナガレ~♥

三日月ナガレ

はじめまして
まだは
こんにちは。
ナガレです。

声優から卒業した
この半年
いろいろなことを勉強して、
さまざまなひとと出会いまして、
うれしい限り、
悲しいです。

分門別類排排坐▽
想対掐就直接上▽
不過用来計个数▽
花痴最新放送分▽
我が親友よ~♥

♥ 肉まん
♥ 流れ星
♥ 納西斯的水仙花
♥ 小屋子
♥ 「敗」。不敗!
♥ ここでは密やかに

CD製作発売元▽

ムービック 第6事業部
インター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
サイバーフェイズ
Atis collection
リブレ出版(b-boy)
マリン・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
LADY BUG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スリー・ファット・サムライ
バナナジュース カンパニー
ワンダーファーム
ランティス
フロンティアワークス
声魂(こえだま)

ほかの花花草草▽
☆★備忘録★☆
全タイトルを表示
想要啥来找找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