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chives* |  *Adm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某大学众老师的BT事件簿

看过那两篇拙作的亲们大概也知道了,我这整个就一BT大学,学生如此,老师也好不到哪里去……废话少说,来揭露下这群灵魂工程师的罪恶吧!

—————————————————————————————————————————————

由于是理工王道的大学(汗,我现在好像动不动就用“王道”这个词),所以居然连我们法律系都要学高数和物理实验!
话说有次上什么机械学原理的时候,实验皮带传动的结构,偶前排一组男生那个皮带转着转着不动了,就举手问老师,老师正忙得一头汗,呼哧呼哧的跑过来,发现只是很小的问题应该可以自己解决的:那个三层传动不一样长,包在最外面的那层皮带拖出来了,他气愤之下一时忘了那层皮带怎么称呼,就大声训斥~~
“你的包皮都长得拖到地板上了!怎么动得起来?!”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

还是上面那个机械学原理的老师……
有次是做摆幅实验,之前要测量一个类似秤坨的铁疙瘩的直径,要量N次取平均值,话说我边上一个男生量了好几次都误差过大,别人都开始算摆幅了他还在那量秤坨。把那个老师急得就跑过来帮他量,学过的同学都知道,那东西是用一个叫游标卡尺的专业工具量的,一端有一个凹处,把秤坨塞在里面量。那老师一边塞一边恶狠狠的对那可怜的男生说——

“你夹那么紧我怎么塞得进去?!放松!放松~~哎呀你一下放那么松干什么?我这儿都滑出来了!”

然后我看前排的男生一个个都趴在桌子上肩膀直抽……||||

—————————————————————————————————————————————

我选修过我BF他们系的古代文学,那老头整个就是一同人男,讲到屈原的时候口水直流,感慨曰“美人啊美人啊自古红颜多薄命啊!”讲到曹植的时候又是口水直流,感慨曰“美人啊美人啊自古红颜多薄命啊!”,讲到秦少游的时候还是口水直流,感慨曰“美人啊美……”(众||||:你有完没完啦?!DODO:不是我罗嗦,是老头子自己罗嗦……)
同学们不得不隔三岔五的忍受他的发花痴和跑题……然后好不容易熬到了期末,最后一堂课,他讲清朝的纳兰性,又在那里摇头晃脑不止,终于某男生忍无可忍,不等他说就振臂高呼曰:“美人啊美人啊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不料这老头十分惊喜的看着那个男生,说:“我们英雄所见完全相同啊!”

—————————————————————————————————————————————

偶那个讲民法的老师,有一次在板上列了一个民事行为的分析表,退后三尺,左看右看,自觉十分得意,于是大声问全班——
“我纲列(肛裂)得帅不帅?”
大家憋住笑齐声大喊——“帅!”

(关于此老师……其人甚是自恋,有次洋洋洒洒做了个案例分析,做完了还把一同学叫起来问:“你说我分析得帅不帅?”该同学其实在睡觉,根本没听见他讲什么,于是硬着头皮稀里糊涂的回答说“帅呆了!” BT老师大喜:“说得好!坐下!”)

—————————————————————————————————————————————

偶讲国际贸易法的老师,特别爱用英文缩语,上课总是DA(承兑交单)、TR(信托收据)、UCP(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什么什么的~~要是没有事先预习,根本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有次我上课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他大声说:“……根据不同的标准,我们可以把BL分成以下几种情况——比如,清洁BL和不清洁BL……”
我睡意全无!慌忙在那里翻书……被该老师看见,走过来用教鞭点住偶的书,狞笑着问偶:“你来说说看,区分BL是否清洁的标准是什么?”
偶僵住……那个庐山瀑布汗啊!(其实我爆想说是有没有使用安全套……)
看偶呆若木鸡,老师叫偶坐下,很不屑的说:“我看你其实连什么是BL都不知道吧!”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俺堂堂一条修炼七八年的正宗耽美狼居然被人在大庭广众下说不知道BL!!
(=_=||||正解:BL其实是bill of lading,即提单。区分BL是否清洁(clean BL & unclean BL)的标准是看承运人是否在提单上进行了批注)

—————————————————————————————————————————————

讲房地产的老师,是个很爱时髦的老头,说话经常喜欢夹点洋文,可惜此人的发音十分不地道,频频闹笑话。有次上课上到一半手机响起来了,他瞄了一眼后就匆匆忙忙的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对我们说:“对不起啦,我现在有个KISS要接!”(CASE和KISS他居然分不清!)然后就听他在门口用一种很夸张的谄媚口吻大叫~“哎哟王先生啦~~我昨晚一直在等你的KISS啦!”
全班都笑翻了……

—————————————————————————————————————————————

偶曾经有一段时间吃饱了撑的(其实是三池崇史的片子看多了),昏了头,跑去报了空手道=_=||||
那个老师是从XX武馆请来的,二十五六岁,又高又壮,对女生很害羞……随便找个理由他就让你坐在边上休息~~但男生就没那么好运了,经常被叫上去摔……那些姿势真是……有的实在是叫人不YY都不行!几乎所有的男生都被他“压”过了,我和几个姐妹私下里叫他“百人斩”=_=||||

有次对练,百人斩看到某对男生在那不痛不痒的你挠我下我摸你下,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直接把男生A推倒在地,压住其肚子别开其腿,令其无法动弹,说:“应该是这样的!”接着自己往地上一躺,叫小A把刚才的动作来一遍,他来演示如何挣脱。小A扭扭捏捏的坐在百人斩的肚子上,手撑在其胸口(汗!简直一个标准的乘骑位!)……然后就一脸BC的看着百人斩。
百人斩大怒:“你倒是动啊!”
小A很为难的说:“怎么动?”
百人斩继续怒:“这还要我教你?”
然后……
然后………
然后……………只见小A犹豫了半天,很害羞的在百人斩肚子上用力坐了两下,为示其“努力成果”,还“嗯嗯”的喘了两声……(那个小嗓子~实在是……唉!大家尽管YY吧!)

全场都笑得锤地不已。(不过感觉这个事件里还是小A比较强)

—————————————————————————————————————————————

政治学基础是全校的公选课,虽然偶都觉得无聊但也不得不上,但偶听了几次就爱上那个老头了——简直是秀逗得可爱!
某次老头跟我们讲到过渡时期的新经济政策,说到陈云,在那感叹说:“陈云可谓老毛的一位大大的贤妻啊!老毛虽然打仗有两把刷子,经济其实拎不清的(汗),所以陈云帮他打点家务,老毛特感动,还深情款款的(原话)赠了副对联给小陈——‘国乱出良臣,家贫有贤妻’(记不牢了),这就算是把小陈给扶正了!”
立马下面就有人很不服气的喊:“那周恩来呢?!”
老头立刻话锋一转~~“但你们想想,老毛那么花的男人怎么可能只满足于一位贤妻呢?小周和老毛……那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原话!但窃以为这老头子已经在开始胡扯了……)小周小陈,一个贤妻帮他搞外交一个贤妻帮他搞内勤,这才好让老毛安安稳稳坐拥江山啊!”
下面开始窃笑……
老头越来越起劲儿(他每次一说到周恩来都特别起劲,我怀疑他已经YY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很久了……),又口沫横飞的说:“周恩来~~唉!那叫一个色艺兼备才貌双全!当年在黄埔军校的时候响当当一枝校花——喝!军装一穿~英姿飒爽!军装一脱……”说到此处他还喝了口茶吡搭吡搭嘴,我们以为他这个“一脱”会“脱”出什么限制级的词来,不料——“咳咳!军装一脱~飒爽英姿!”

众人下面已经笑得不行了,他居然还在那里抒情~~“要不是主席后来给江青那个狐狸精勾掉了魂,新中国偌大一份家产怎么就能给败了?!但饶是老毛始乱终弃(原话!)小周还是一往情深不计前嫌……简直就是活活累死的啊!他死前还一直深情的呼唤着老毛的名字……”说到这里居然还很入戏的以手抚胸,模拟当时的情景在那往窗外呼唤“润芝~润芝~润芝~~……”

全场都笑翻了~~终于这老头回到现实中,忽然一脸天真的问我们说:“我讲得这么卖力,你们怎么都不记笔记啊?!”

桌子以上顿时看不见人的说……

—————————————————————————————————————————————

我们的口语课老师我一直怀疑是一个GAY(但姿色不错,偶粉有YY的余地)
有次一个男生把“guy”(伙计,老兄)不当心发成了“gay”。那老师摸着那男生的肩膀,颇有点不屑的说:“gay什么gay?你知道什么是gay吗?!”
那男生不答话被训几句坐下也就罢了,不料那家伙整个一愣头青,一板一眼的对老师说:“不知道,老师您告诉我?”
那老师一怔,随即用一种粉暧昧的语气说:“下课后你到我办公室来,我告诉你……”
下面口哨声起哄声响成一片!
(俺们大学这些男生好像对这回事都很心知肚明……难道真的是因为女生太少了的缘故吗?)

—————————————————————————————————————————————

还是那个BT的英语老师,课堂上做对话练习,抽签上去两个人,老师给一个TOPIC,然后两个人做即兴对话3分钟。结果一次上去的是我们系两个班的班草,当时春光明媚鸟语花香,两个美男肩膀靠肩膀俏生生的立在讲台上,真是……口水……(众||||:你快点往下说啊!)咳咳~~然后那个GAY老师又使坏,给了个TOPIC叫~~“open house”!
大家都石化了……
其实是“家庭聚会”的意思啦,可是当时谁知道啊,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是“开房间”……||||
然后可怜那两个美男就僵在讲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BT老师还淫笑着催促:“快点开始啊,超过三分钟下课去我办公室咱们接着说哦~~”
然后那两个人只好硬着头皮上,先是二人出差到某旅馆,然后班草B去订房间,回来说房间不够了,咱们就凑合一个单间吧,班草A就说好,但咱俩不能睡一张床……才说到这里下面就起哄得要把天花板掀掉了,两个美男就局促得说不下去了。那BT老师明明知道他们根本是跑题了,但居然不说破,还在一边摸着下巴一个劲儿的坏笑说go on go on……俩人只好咬着牙往下说,声音越来越小,简直像说悄悄话,说到后来底下都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了,最后班草A忽然举手对老师大喊:“老师!他占我便宜!”
老师这才狂笑着走过去,说好了好了你们先下去,搞清楚什么叫“open house”,然后下节课重做一遍!

其实偶巨想知道当时班草B说什么了就占了班草A的便宜……

—————————————————————————————————————————————

我们大学的体育课是可以自选的,但由于选课都是是电脑选,每次总要莫名其妙出问题,有次两个旅管系的男生说是“提交迟延”没选到他们要的篮球,被系里硬性分配到我们女生的健美操组里来了……就好像一窝小鸡里突然冒出来两只小鸭,每次上课都好像上刑,尴尬得不得了……
有一次教地板功(说是健美骨盆),有一个动作巨像……汗,巨像那个后背位里的小受姿势……
老师让大家一溜儿趴好她挨个检查姿势是否标准,结果查到那两个男生时,老师气不打一处来,拿小棍儿一个劲的戳其中一个男生的屁股,训道:“XX!你给我趴文明点!腿分那么开干什么?!”

大家就趴在那狂笑,身形摇摇欲坠,老师偏偏揪另一个男生训:“还有你!XXX!趴就趴好,在那扭腰摆胯的干什么?!找*啊?”(汗,那个*字比较不文明,反正就是H的意思……)

然后女生全笑得躺到地板上了……
那两个男生羞愤得扬言再也不上这BT老师的课了……(但事后还不是得乖乖来上课?!)

—————————————————————————————————————————————

我出于很BT的心理,拖着我BF一起选修了医学院的系统解剖学这门课——听说他们医学院就数解剖系的老师最帅!果然,来上课的是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帅哥(帅大叔?)身高起码1米8,金丝眼镜,目光邪魅,笑里藏刀,尤其一身白大褂,真是要多BT有多BT!我自己的专业课常常逃课,解剖学一次没拉过!

有一次,教胸骨和肋骨,他讲完了后按惯例叫大家自己摸着体验下,大家刚准备开摸,他忽然说:“上次有同学对我放映说自己摸自己没什么感觉(汗,这哪个BT反映的啊?!),这次我们改变一下方式,大家互相摸,这样好不好?”
下面当然嚎曰好啊好啊!
帅哥老师说:“但我要事先说明:女生可以摸男生,男生不可以摸女生。”(这是俺们学校的传统,女生可以上男生宿舍楼,可以占男生的座位,可以“调戏、侮辱男同学”……男生什么也不能干)于是下面抗议说不公平……
老师又笑眯眯的接着说:“男生可以摸其他男生啊!”
下面继续悲愤的抗议说男生有什么好摸的?
老师也继续笑眯眯的说:“那是你们不会摸。如果有技巧,男生摸男生也是很有感觉的……”
&*(¥#)(…·&T%~
老师!偶是您的粉丝!

—————————————————————————————————————————————

更寒的一次是教脊柱,该帅哥老师特意拉了个个头比较高又比较瘦的男生上台,让他背转身,然后在他背后摸来戳去,示意脊柱的分段,然后讲着讲着就从颈椎讲到了尾椎=_=b 然后该变态老师的手就很不规矩的在该倒霉男生的“尾椎”处摸来摸去……*=_=*
最强的是后来该老师还轻轻打了男生屁股一下,吃吃的笑着说~~“你乱动什么,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
那个男生下台的时候整个脸红得像熟虾子一样~~
偶看得那个热血沸腾啊!



PS:此帅哥老师还经常会做一些“惊人之举”,有次拎一个塑料桶来上课,走廊里遇到选修的学生,该男生很热情的说老师我帮您拎,老师邪邪一笑,说好啊——刚走了两步,男生问老师这桶里是什么啊?老师笑眯眯的说你自己看啊……男生把桶口的塑料布揭开一看……
一个剥了皮纵剖的半拉人头瞪着一只眼……
男生哇的一声惨叫就坐在了地上!帅哥老师却在边上嘻嘻的笑个不停……=_=||||
另一次他居然顺手拿着一截上臂当教鞭在板上指指点点……说实话我都觉得有点过分,好多女生压根都没敢往板上看。(以上的人体器官都是真的,那种软软的,红红的,酒精泡过的那种……窃以为这个老师真的很恶趣味)

又PS: 他的课本来就是晚上8,9点钟了,教室又偏僻,该老师居然还每次课间休息都给我们讲鬼故事……寒!(才知道原来偶们医学院的新生宿舍是建在停尸房的旧址上……b)
还有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一时兴起,居然搂着模型骷髅(是真的人骨做的||||)给男生们示范狐步舞……偶无语……

又又PS:此帅哥老师的考试也是BT级的~~难~~!!班上起码3/5的人被关……偶这种一次课没拉的好学生居然还是低空飞过……
后来我跟医学院的同学打听这个老师,该同学大惊,偶问怎么了?他是不是很BT?他叹曰~“岂止是BT!俺们班有一句话说的好——‘XX(该老师名)一笑~阎王绕道’……”
=_=||||

—————————————————————————————————————————————

这事是偶BF跟我说的——
旅管系某男生小G(经常和他一起打游戏,很熟)有一阵子小解的时候总有刺痛感(事后证明就是有点尿道发炎),就去我们那个破校医院看。医生大叔听后平静的问:“最近性生活比较频繁吧?”……把个小G寒死!紧解释说自己是学生,医生大叔平静的说少装蒜了,你们这些孩子我还不知道?!
小R急了,说我真的没有女朋友!
医生大叔不动声色打量他一眼,依然平静的问——“那男朋友呢?”
=_=||||||||||||||||

—————————————————————————————————————————————

这事仍然是偶BF跟我说的——仍然是我们那个破校医院……=_=b
他们男生有次体检,居然要脱裤子=_=||||,还要很没人类尊严的一个个站到一组老太婆护士前面给她们“扫描”。话说检查到我BF前面一个男生的时候,某老太婆A很兴奋的对老太婆B说~:“好长啊!”
该男生大窘,但也颇为得意,不由的露齿而笑……

老太婆A也露齿而笑——“我是说包皮。”
||||||||||该男生一副要悬梁的表情,后面的男生包括我BF却一个个很没同情心的狂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Secret
(非公開コメント受付中)

カレンダー~♥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ナガレ~♥

三日月ナガレ

はじめまして
まだは
こんにちは。
ナガレです。

声優から卒業した
この半年
いろいろなことを勉強して、
さまざまなひとと出会いまして、
うれしい限り、
悲しいです。

分門別類排排坐▽
想対掐就直接上▽
不過用来計个数▽
花痴最新放送分▽
我が親友よ~♥

♥ 肉まん
♥ 流れ星
♥ 納西斯的水仙花
♥ 小屋子
♥ 「敗」。不敗!
♥ ここでは密やかに

CD製作発売元▽

ムービック 第6事業部
インター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
サイバーフェイズ
Atis collection
リブレ出版(b-boy)
マリン・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
LADY BUG
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スリー・ファット・サムライ
バナナジュース カンパニー
ワンダーファーム
ランティス
フロンティアワークス
声魂(こえだま)

ほかの花花草草▽
☆★備忘録★☆
全タイトルを表示
想要啥来找找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